“早恋”和早期性教育

2018-05-16作者:海云编辑:ayla

前些时见国内热议早期性教育和性教育教材的编写,热捧者、冷嘲者、怒骂者,皆有之。


想起大约十年前吧,那时女儿上五年级,我还挺“前卫”的,在影响广大的华语报刊《欧华导报》上( 当时叫《德国导报》),谈过德国的早期性教育,还曾慎重其事地采访了几位德国的幼儿园、中小学的教师和校长,听了他们对早期性教育和“早恋”的看法。


转眼又是十年过去了,回忆当时的一些体会,结合女儿十年来的成长经历,写了这篇短文,与“家中有女初长成”的家长们共同探讨早恋和性教育的话题。


德国的早期性教育从幼儿园小班就已经开始了,当年去幼儿园接四岁的女儿,只见她一脸兴奋地扑了过来,得意地大叫:“妈妈,你不知道吧,小孩是怎么来的?让我来告诉你吧……”原来幼儿园阿姨怀孕了,孩子们被告知阿姨的肚子里有一个小宝宝,每天都在长大,很快会来到这个世界上,然后阿姨告诉他们,这个小宝宝是如此这般到了妈妈的肚子里的。幼儿园有各种各样图文并茂的书籍,很直接地描述性器官的形态和性行为的过程。我曾经有些担心,请教幼儿园老师这会不会太早、太直接。而她们的观点是性教育越早开始越好,因为年龄很小的孩子根本就不会觉得性器官与其他器官有什么两样。早期教育可以有效地避免孩子对性的观念有不必要的羞耻感、肮脏感、神秘感。


性道德教育和性知识教育应该是同步进行的。所以四岁的小女儿会一脸正经地来训导我:“你知道吗?妈妈!男人和女人是‘puzzel’(拼图游戏),相爱了就会拼在一起,拼在一起就会生宝宝!但是他们必须是真心相爱,那才可以拼在一起,要是不相爱的人也生宝宝,对宝宝就是不公平的!”


到了小学三四年级,孩子们就开了一门功课——直译就是“性课”,讲授性知识、性道德,也要考试,也必须及格。而升入了中学之后,性教育已经非常专业,与医学角度的性科学教材完全一致。当然也包括避孕知识。


德国没有“早恋”这个概念,“恋”是一种美好的情感,无所谓早晚。老师和家长都持很正面的态度。五年级的班主任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青春期以前的孩子——大约五六年级,男女同学常会结成对子,亦即所谓的早恋,这只不过是一种友谊而已。有了异性同学做朋友,男孩子会变得“绅士”起来,彬彬有礼,很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女孩子不会再小家子气、不耍小脾气,不容易计较小事,不拉帮结派。总之是很正面的效果。老师和家长不但不会干涉,还会很善意地给予支持。比如,孩子们举办各种课外活动时,老师会安排成对的同学有更多的合作和交往的机会。我们做家长的甚至收到过老师发来的通知,邀请参加结对子的小朋友们表演的虚拟婚礼。但是,当青春期一到,女生发育大大快于同龄的男生,这种组合在七八年级以后,大多无疾而终。因为此后,同班的男女同学之间交往就不太密切了。而且在高中毕业之前,又会出现一些新的组合,这时候的对子有可能是很认真的,甚至终成正果。


对“早恋”持如此开放的态度,如何避免“性事故”呢?比如未成年生育、受坏人欺骗什么的。对此,特里西亚中学的校长Heinrigs 女士说:“你们定义的‘性事故’不可能完全避免,但那是极其偶然的。”她从事教育工作数十年,从来没有受过这方面事故的困扰。正因为常规的、完善的早期性教育使孩子们的性知识、性道德较为完备,知道如何辨别不良行为,反而更不容易上当受骗。这所学校是非常保守的天主教教会学校,口碑很好,据说某年曾经在全国中学评比时名列前三。即便如此,高中毕业前,大部分学生是已经有过首次性行为的(据统计资料,2005年德国青少年17岁前曾经有过性行为的女孩为73%,男孩为65%,近五年来,此比例有下降的趋势。)。Heinrigs 女士不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现象。实际上德国的法定有条件结婚年龄是16岁。所谓有条件结婚年龄,是指一方年满16岁、未满18岁,对方必须年满18岁,而未成年人一方的监护人提不出足够的合法的反对理由。


德国的性教育开始得极早,而且深入,从不刻意向孩子隐瞒什么秘密,这并没有像有人担心的那样,有什么负面的暗示作用。德国的性犯罪、性事故也并没有构成特殊的社会问题,家庭关系也相对稳定,与欧洲治安状况最好的北欧四国很接近。所以早期性教育或者早婚、早恋、婚前性行为并不是不可控制的乱象,也不是性犯罪、性事故的原因。


十来年前写这篇东西的时候,女儿就读五年级。可能是受亚洲传统的影响,和男孩子的交往相对保守,一直读到9年级都没有过“男友”,其间她到美国去做了一学期交流学生,在那里虽有单恋暗恋之类的情感经历(这些经历我从来都是她的第一听众,如果女儿不把你当作最知心的朋友,不跟你说悄悄话,那可真是做妈妈的失败),也仍然没有交过男朋友。从美国回到德国以后,她因为参加了缩短学制试点班,跳了一级,直接升入11年级,那年她刚满16岁,认识了比她原本高一年级的小卢(他本名叫卢卡斯,被我们按中国习惯昵称为“小卢”)。两人一见如故,于是女儿通知我说,她喜欢一个男孩子了,问我要不要见见,我说好啊,带他来吧。虽然相比之下,两人的初恋都来得太晚,在同学中已算“大龄未恋”男女青年,可是我对孩子“早恋”的“纵容”在华人朋友的圈子里还是激起了一些涟漪,有好心的朋友告诫我说:“要是我的孩子这么早谈朋友,我一定要打断她的狗腿!”我开玩笑地说:“这是我的两只宠物,一只猫猫,一只狗狗,我可不舍得打断腿。”我对女儿笑着说:“本来应该打断你的狗腿的。”她一头的雾水、一脸的无辜:“为什么要打断我的狗腿呢?”


小卢是一个非常聪慧、善良的好孩子,却懒散,不肯用功,都快高中毕业了还沉迷电脑游戏,数门功课频频亮起红灯,他妈妈都拿他无可奈何,而我女儿对他说:“你想留级到比我低一级的班里去吗?”一句话就把他镇住了,比他妈妈说多少句都管事,于是成绩大为好转。两个孩子交往了快两年,到了高中毕业的时候,女儿的成绩一如既往的优秀,考上了她最憧憬的大学、最喜欢的专业,小卢也顺利毕业,升入了另一所也很不错的大学。想想在国内时,都说早恋影响成绩,看到我的亲戚朋友、孩子们的家长和老师,防孩子早恋,跟防贼似的,孩子刚刚萌发一点美好的情感,能有什么大错?孩子被搞得一脑门子的罪恶感,吓都吓死了,还能不影响成绩?


阻止孩子早恋其实并不难,因为孩子还没成年,在经济和人格上都没有独立,在他们心目中家长和老师有生杀予夺的权力,当受到师长们粗暴威胁时,只能忍痛和好朋友断交,实际上心灵的创伤是很惨痛的,甚至终生难以修复。


允许“早恋”,不反对婚前性行为,如果没有相对应的普及医学常识和医学措施作保障,也会有问题。国内对“早恋”和婚前性行为即便严防死守,还是会发生诸如意外怀孕,甚至伤及少女健康和生命,乃至杀婴犯罪之类的悲剧。而反观德国对青少年并不是盲目的放任自流,除了教育和引导之外,医学方面的关照也比较完善。德国的中学生可以大大方方地去医院挂号,找专家咨询性知识,医生不仅耐心答疑,还赠送礼品,回来时手上抱着一个漂漂亮亮的大盒子,里面有书籍、光盘、避孕工具的样品。当初,“早恋” 中的女儿一本正经地对我说,她要去妇科门诊咨询有关性知识时,着着实实吓了我一大跳,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钦佩德国性教育的先进性。


现今德国中小学学制已逐步缩短为十二年,之前德国的中小学教育一直是十三年制,孩子读完四年小学从五年级起就算升入中学,一共要在中学度过九年。所有毕业班的同学离校之前会照例联合起来编一本书叫做Abizeitung(《毕业报》),记录九年中学生活的点点滴滴,非常有趣,她们年级的Abizeitung 上有一个问卷,由全体毕业生投票决定名次,比如,谁是最优秀的学生?谁是最努力的学生?如此之类小女都没份儿,居然有一项调查,女儿和小卢独占了鳌头,调查问:“哪一对情侣是最美好的梦幻情侣?”


看得我快要笑死了,大笑之余,也感叹良久,在懵懵懂懂的青春时代,在两小无猜、全然不懂得也不理睬任何功利主义的好年华,有过一个梦幻情



  关注微信公众号书问, 免费领取万本好书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海云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趋利避害话早恋

汪翠琴主编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1] ¥12

委曲求传:早期来华新教传教士汉英翻译史论1807—1850

邓联健,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5

早期经典战机鉴赏指南(珍藏版)

《深度军事》编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5

大学与伊甸园——理性教育与人性发展

彭笑刚,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9

酉酉和西西的成长日记(1):胡萝卜和嘀嘀叫

徐然,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0

酉酉和西西的成长日记(2):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徐然,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0

软件方法(上):业务建模和需求(第2版)

潘加宇,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1

保险和保险法理论与实践问题探索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8]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