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之事从此始

2018-07-31作者:编辑:刘探花

说明一切的汉字。

 

一、

 

顺利开始的爱情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爱的一方有撩人的本事。

 

不能继续进行的爱情也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其中一方失去了撩的兴趣。

 

撩是爱的态度。爱情开始于这种姿态,多半情况下也结束于这种姿态。

 

我们是研究汉字的,还是先用汉字来说明一下撩的状态。

 

撩的意思简单明了,就是用手拨火。用手撩一撩,拨一拨,火会烧得更旺。当然,也有撩拨太过,扑棱几下,把火给拨熄了的。

 

二、

 

《诗经.终风》里就讲了这么一件事儿。一个对爱情认真的女子,遇到了一个不太严肃的男子。这名男子是属瓜子的,开口就笑,说的话也不太正经,尽逗她开玩笑。

 

“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


1.jpg

《诗经.终风》局部


看到最后一句了吗?最后一句说,这名女子心中满是忧伤。调笑,忧伤,是这篇文章的核心。因为他调笑了,所以她忧伤,这个逻辑能理解吗?不能是吧,那我们分析一下。

 

我们知道,古时的女子多持严肃的爱情观,当然,这并不是说现在女子的爱情观就不严肃了,只是因为现在女子获取资源的渠道和方式多了很多,所以她们对待爱情要放松一些,这么说可以吧?而那会儿的女子,遇上一个人不容易,喜欢一个人也不容易,如果遇上了、喜欢了,那就想着永远在一起了。

 

谁愿意自己要嫁的人是个油嘴滑舌的人?一旦涉及到终身大事,谁都会庄重起来。而一旦庄重,就会有惶惑,惶惑不解,复而忧伤。这种由情入痴的情绪转变发生在一刹那间。

 

而这位男子,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些,还在戏谑谈笑,卖嘴弄舌。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女子的变化。

 

女子在听他说话,看着他。但是她想的是自己人以后,想到这位正在和自己逗笑调情的男子,将会是自己的丈夫,她心里就充满充满惶恐,她的忧伤中含有女孩子本能的悲凉。

 

“终风且霾,惠然肯来,莫来莫往,悠悠我思。”

 

这位男子会在某个午后,在某个情绪饱满的时候来到女子的住处。他的每一次到来,都让女子心绪难平,既有向往,又有恐慌。女子深陷其间,难以自拔。然而男子又一次消失不见踪影,这种姿态真是高手的玩法,调拨调度恰到好处,这位男子算是《诗经》中撩妹的高手。

 

三、

 

《终风》中这位男子就属于撩拨太过的,把一团要升未升的火给拨灭了。诗中虽然没有交待两人的后来,但从女子谨慎的态度可以看到,两人多半修不成正果。

 

而我们来举另一对,也是大家都熟悉的《陌上桑》里的两位主角,使君与罗敷,这两人撩的意境就明显要欢快许多。

 

“使君遣吏往,问是谁家姝。”

“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

“罗敷年几何?二十尚不足,十五颇有余。”

 

这一问一答的,如果不往后看,好像一曲好戏正要上演。

 

使君有心,至少罗敷不讨厌。罗敷不光不讨厌,她反过来还在撩他呢。

 

你看她答的话,看她答的这些词,仿佛都看见了桑树边站着的一位女子,她的含笑嗔怒的声音几千年了还没有散去。

 

“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何用识夫婿?白马从骊驹,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腰中鹿卢剑,可值千万余。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专城居。为人洁白晰,鬑鬑颇有须。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坐中数千人,皆言夫婿殊。”

 

这一听就是开玩笑的话。她这样说话的态度,只会进一步激发使君的勇气,鼓励使君放开胆量。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来看当时现场的环境。罗敷当时是在采桑,在那个年代,发生在桑间濮上的男女故事,基本上都是这种相遇场景。如果夫君真如她说的那样厉害,那首先她就不会是在地里干农活了。

 

然后我们再往前推一点儿,看看罗敷出场时的样子。

 

“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打扮得精致呀,漂亮呀。打份得这么精致漂亮去干农活。

 

她从家到田地里一路上就招人注意。

 

“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

 

看得少年人抓耳挠腮,耕田的牛都跑了,还互相埋怨。

 

从她的打扮还有她说的话来看,使君当然知道她不是在正正经经说话。她是在调笑,同时她说是也是她自己的期望,半真半假,说哪算哪。

 

而她描绘的夫君的样子,简直就是为使君量身定做的,只有使君踮踮脚,跳一跳,还可以达到这个条件。而放眼望去整个一片农田,耕田的、挑担的、放牛的,管他少年老人,哪个有使君这样的气质。

 

“使君从南来,五马立踟蹰。“这气质,一下就把其余那些行者、少年、耕者、锄者全比下去了。并且因为有地位,使君还表现出了那些农夫所不具备的勇气,马上派人去问。“使君遣吏往,问是谁家姝”,去,打听下,这是谁家的姑娘。

 

这个撩的举动其实是很招姑娘喜欢的。姑娘们都会喜欢一些稍带一点儿莽撞的闯入感,哇,闯进了我的小心扉,这种闯进来的冒犯,包含有自信的成份在里面,对女人是最大的恭维。

 

罗敷焉能不知道?

 

所以罗敷的话不光是在调笑,还有点卖弄风情的意思在里面。

 

使君在撩拨,在试探。

罗敷要笃定,要矜持。

 

“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她当然不能说“好好好,我跟你走,现在就走”。

她美丽且骄傲,并且还聪明。她要对围观群众表现出矜持,所以虚构出了一个并不存在的丈夫。

 

使君又如何不知道呢,这是男女智慧的一次较量,也是一次成功的对峙。

 

这是发生在桑间濮上的一次互撩,洋溢着美好欢乐的气氛,这里有撩的智慧和被撩的智慧,整个生活满是生机与活力。这是一次有意义的撩。

 

而失败的“撩“在《诗经》里则有更多,我们另作一个篇章讲。

 

附:汉字探花对“撩”字的造字探析:

 

“撩”字目前在甲骨文中没有找到对应字,其最早记录在篆文。


2.jpg

篆文"撩"


篆文撩由手和尞组成。手在这里作动词,作挑动讲;尞是大火,表示挑拨火堆。所以“撩”的造字本义是挑拨火堆,使火更旺。


3.jpg

隶书"撩"


4.jpg

楷书“撩”


直到隶书阶段,撩字的“火”写成“四点底”,然后一直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



(书法 刘探花)


关注微信公众号“汉字探花”,了解更多传统文化。



内容来源:书问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国之润,自疏浚始——天津航道局120年发展史

龙登高 常旭 熊金武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7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