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或变色龙:你属于哪一类?

2018-07-31作者:(意) 帕西尼 (Pasini,W.) , 著编辑:ayla

英雄已经远去,我们可以根据对改变的认知而对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区域“文化”进行定义。下面是主要的几种定义。


恋旧:拒绝任何改变!


面对新鲜事物,这些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害怕和无视。他们忽视或否认改变,希望改变不会涉及自己的家庭生活、职业或政治经历。他们需要别人来确保自己的工作不会被改变,这个角色通常由某个公益性组织来扮演。在家庭生活中同样如此,他们很刻意保持男人和女人的角色分工,会保持父母对孩子的权威性。


不像上面那样极端,“部分恋旧”意味着对于所接触的部分事物拒绝改变:例如,这部分人会在还没有开始尝试时就拒绝某项新的技术,因为他们不想更换工作或城市。必须承认,我们每个人在某些方面都多少有些恋旧,这很正常。只有那些拒绝改变生活规则的人才是危险的。因为社会在不断地进步,恋旧者只能生活在害怕、愤怒或者仇恨之中。这部分传统主义者通常会采用暴力的手段来寻求过去的时光。就像在阿富汗所发生的那样,塔利班组织幻想建立一个完全的伊斯兰文化政权,女人不能工作、不能独立外出,只能蒙面示人。那些不愿意从头到脚戴着头巾、穿着罩袍的女人,将面临生命的威胁。


猎豹:应当如此,但不是我!


就像曾被伯顿·兰卡斯特(Burt Lancaster)搬上荧幕、作家托马西·迪·兰佩杜萨(Tomasi di Lampedusa)的著名小说中的英雄人物所说的那样,如果我们想让一切保持状态,那么一切都应该随之改变。现代的“猎豹”们,就像受到束缚一般,他们接受改变,但在他们的内心世界中,是反对并期望回到过去的。例如在他们的夫妻生活中,“猎豹”们会向自己的伴侣许诺帮忙分担家务或者照看孩子,但他们总是寻找各种借口,试图恢复“旧的好的传统”⋯⋯


盛产“猎豹”的地方之一便是政坛。我曾多次造访内阁官员,以便捍卫一条有关性别歧视的教育法案,我经常听到的一句话是:台伯河水流不息,但一切都没有改变。这个法案将会在我这里得到通过⋯⋯但最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灾变论者:流泪的双眼


他们是“否定的专家”。每当有改变发生,这些专家乐于幻想改变所带来的最坏结果。对于未来和新生事物充满悲观情绪,他们在预言不幸和衰落的时候,强化了个人和集体的恐惧感。妇女的解放,在他们看来是鸣响了家庭灭亡的哀乐,将会产生一代脆弱和自私的年轻人。至于技术进步,他们的评价可不够正面,他们认为这将会带来数以万计的失业者,减少中产阶级的数量。显然,灾变论者的狂欢顶点是到达2000年的那个时刻:这群灾难性后果的预言家,无论是巫师论还是千年爆炸论,都坚信世界末日要到了。


时间的囚犯:观望但看不透


这群人承受着心灵的扭曲,即一种文化差异,因为他们一直透过老旧的“眼镜”来观望这个变化的世界。换句话说,他们根据过去的图表和示例来判断现在的变化。当然,和怀旧者不同,他们可能不会对于过去的消逝表示遗憾,但鉴于他们从别的角度“看不透”这个世界的实质,他们会对此提出批评并作出自己的判断。


变色龙:适应一切,一直都是如此


他们对于服装潮流了如指掌,购买所有刚上市的科技产品,不停地变换工作、伴侣、习惯、政治观点⋯⋯这是面对当今社会巨大变化的另一种办法:不加区别地去全盘领会、体验。表面看来,这种变化的变色龙在美式文化中更易生存。在那里,改变住所或者工作是很平常的事情。对于那些没有准备好对抗风浪的人来说,美国可能会被认为是一个无情的国家。这种家庭、职业、住所的不断变化给人民造成了紧张的情绪,进而带来了一种孤立的情感: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而不愿意接受任何“保护网”的庇护。


如果说这种个人的绝对自由能够让他们享受快乐,那么相反,在这一过程中,也会充满双重的效果和最终沉沦的后果。他们会寻求其他的娱乐来自我慰藉:过度消费(由此产生了负债)、暴饮暴食、使用麻醉品等。那些能够成功适应这种不断变化的少数变色龙们,他们经历了纸醉金迷的狂欢,同样也承受了生活的孤单和安全感的丧失。


品酒师:小剂量的品尝


他们是传统和改革者之间真正的中间派。他们不像怀旧者那样拒绝改变,不像“猎豹”那样否认改变,不像灾变论者那样担忧结果,不像时间囚犯那样弄不清其中的实质,不像变色龙那样不加区别地去理解。他们努力理解所发生的一切,并从中发现积极和消极的一面,借助于灵活的规则在过去和未来之间架起一座沟通的桥梁。这群人充满了好奇心,愿意面对未来,但他们很谨慎,愿意小剂量地来品尝创新。


似乎最为支持此类尝试的是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在瑞典、芬兰和挪威,女性参议员和众议员的数量超过了30%。这些国家领先于其他欧洲国家实现了众多社会改革,例如逐步在学校引入性教育,在司法层面上认可了同性恋的结合。这些国家同样也是现代政教一体国家体制的发明者。


探险家:永无止境


探险家喜欢处女地,并时刻准备着探索未知的地域。他们想第一个到达未知的地方,他们愿意尝试新的技术,面对风险,检验探险所带来的恐惧。他们期望逃脱生活的既定道路而去追求更大的情感刺激。一些人的生活方式甚至达到了其能力的极限。安德烈(André)即是如此。


安德烈是一名三十多岁的极限运动爱好者。他曾从美国最高的一座桥上跳下。他攀岩,也乘坐过滑翔机。他穿越沙漠,为了探寻新的地方,同时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约翰·约翰·肯尼迪(John John Kennedy)的死亡让他产生了动摇:安德烈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在约翰死亡后不久,在一次驾驶滑翔机的时候,安德烈发现能见度极低,连天空、大地都分不清了。在这次经历发生后的几周内,安德烈过起了平静的生活。但尝试不同经历、超越极限的愿望实在过于强烈,于是他很快又开始了新的旅程。


创新者:不断创新


首先是创意,进而产生了新的产品和服务。创新者对于解放劳动者的双手或者解决某个问题充满了渴望。他们是革命者,因为他们的兴趣点就在于尝试新的未知的东西。对于他们,改变是创新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们也会看到第二类的革命者,他们通常可以支持一项科技发明、一项前沿的艺术活动或者一种新的时尚。显然,这些人并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改变,但他们让这些改变生根发芽。换句话说,他们是创新的保护者。在公司内部,这些人可以是一些专门招聘过来负责公司并购或重组的高管。一旦并购或重组结束,这些人将会辞职并到另外一家公司接受任务。时尚界也是如此,他们需要“猎手”能够在竞争对手之前发现未来的流行趋势。最近几年,人们又创造了一个新的职业:鉴于一些人的敏锐“嗅觉”,他们被支付报酬以用来观察年轻人中间发生了什么、年轻人创意的源泉,并预计下一年的时尚趋势。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 (意) 帕西尼 (Pasini,W.) , 著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凌岚动物励志故事.猎豹兄弟

凌岚,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6

重审现代主义—东亚视角或汉字圈的提问

王中忱、林少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44

我从哪里来

朱惠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8

创业实战笔记:教你掌握创业下半场的生存要诀

孙志超,郑可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9

你必须掌握的Entity Framework 6.x与Core 2.0

汪鹏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59

教你轻松学电商之店铺装修设计

聂榕 叶振艳 刘豫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4

教你轻松学电商之淘宝海报设计

王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