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之爱

2018-07-30作者:陈昌霞, 主编编辑:书问阅读

著名哲学家罗素曾说过:“一切无知都是令人遗憾的,但是对于性这样的事无知则是严重的危险。”

随着科技的发展,时代的进步,爱与性的关系、婚前同居困扰、性取向差异等问题已经是当代大学生侃侃而谈的话题了,这些问题越是公开化和直接化,越是需要家庭、学校和社会给他们一个明确的答复和合理的引导。


本文主要讲述性指向障碍。


性指向(又称性取向),指一个人在爱情和性欲上对男女两性有何种形态的永久吸引。性指向障碍则是指起源于各种性发育和性定向的障碍,从性爱本身来说不一定异常。但某些人的性发育和性定向可伴发心理障碍,如个人不希望如此或犹豫不决,为此感到焦虑、抑郁及内心痛苦,有的试图寻求治疗加以改变。主要包括同性恋、双性恋。


一、什么是同性恋

同性恋(homosexuality)—词最早是由一名德国医生Benkert Kertbeny于1869年提出的。这个词的意思是指对异性不能做出性反应,却被同性别的人所吸引。同性恋又称同性爱,是人际间性取向的一种。所谓性取向,指个体或群体的性欲持续地指向同性还是异性。《生命伦理学百科全书》对同性恋的描述为:同性恋者是一个有着持久、显著、唯一的受同性性别吸引,对同性有性渴望和性反应,寻求同性性行为并从中得到性满足的人。 这种关系可存在于内在的心理上或外在的行为之中,如果某个人一生或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和同性别的人建立心理或者行为上的这种关系,就可称为同性恋者。


同性恋现象自古就有,并一直存在,在任何历史时期和文化背景下,不管社会主流支持还是反对,它都在人类社会中保持相当的比例。有关我们应该如何认识和对待同性恋的争论几乎从未停止过,这在全球直到现在,都仍是一个被广泛讨论的话题。根据性取向的定义,当一个人的性冲动或性行为指向同性时就可以称为同性恋,反之,则为异性恋。


人的性心理发育过程中,因为性生理和性心理发育不一定同步发生,所以在青春期可能出现短暂的同性恋行为,但这种特殊感情并非是真正的同性恋。只有当一个人的性生理和性心理均发育成熟以后,他的性取向仍指向同性时,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性恋者。


虽然目前的主流思想仍倾向于认为异性恋属于正常,同性恋“不正常”或属于“病态”,但随着社会文化的多元化发展以及相关研究的证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同同性恋不属于疾病,认为与异性恋一样,是个体先天基因决定的,并无优劣之分。


性取向是只由本人通过自己的直觉,感觉性吸引和感情欲望,才能做出判断的。一般来讲,青少年在12〜16岁探索自己的性取向并逐步确定性取向,绝大部分人在20岁时明确自己的性取向,但也有些人可能在40〜50岁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这些情况都是正常的,一个人意识到性取向的早晚,与个人经历、社会环境等有关系。


案例一:

妮娜是一名高中女生,17岁,她最近因为自己的感情出现状况而感到了困扰。因为 她发现自己对一名女同学产生了极大的好感,甚至觉得自己很爱她,时刻都想和她在一起,她开心自己就开心,她烦恼自己更痛苦。而且对对方的一举一动非常在意,如果对方表现出拒绝,妮娜就感到万分沮丧或紧张不已。有时看见她还会觉得心里乱跳,很想去抱抱她,甚至亲亲她。这种感情越来越强烈,妮娜也越来越担忧,“我是同性恋吧?”“如果对方知道我是同性恋,会不会觉得我很变态,然后再也不理我了?”因为这样的困扰,妮娜走进了心理医生的诊室。


1.jpg


案例二:

秦今年36岁,是一名投资公司的高管,他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和彬彬有礼的绅士举止,加上干净阳光的长相,而且传闻秦还是单身,连女朋友都没有,这样一来,公司里偷偷爱慕着秦的女职员不计其数。她们不知道秦其实有对象,但她们更不知道,秦的对象是个男性。他们已经恋爱了3年多,但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他们的父母。因为秦的父母一直想给儿子介绍女朋友,希望他能早日结婚生子。秦知道父母无法接受这个事情,所以他从来都只能小心地隐瞒。


案例分析:

妮娜的心理是青春期时的常见现象,对同性,尤其是优秀的同性产生强烈兴趣是性激素水平、环境影响、崇拜心理等多方面因素作用的结果。所以妮娜不必为此担忧,真心与朋友相处,一起努力成长,积极健康的生活就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秦是一名成年男性,他的性心理和性生理都已完全成熟,他可以清楚意识到自己的取向是指向同性的,他也完全接受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只是父母不知道秦的问题,这也是秦的痛苦来源之一。对秦的问题主要在于需要让他的父母改变对同性恋的认知,而不是努力让秦变成异性恋。


二、对同性恋者态度变迁

同性恋在人类社会发展历史中其实由来已久,但大约到19世纪这一概念才形成。在我国,从周朝的《诗经》到清朝的《红楼梦》,有关同性恋现象的文学描述随处可见,比如《红楼梦》中宝玉初见秦钟时这样写道,“心中似有所失,痴了半日,自己心中又起了呆意……”从这些文学作品中可以看出,同性恋在我国古代并非是一个罕见的现象。而在西方国家,也有不少的历史人物是同性恋者,比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但从中古世纪起,同性恋行为就与“堕落”等画上等号,多数国家会对此类行为进行惩罚,甚至判处死刑。这种偏见几乎一直持续到20世纪中期。


历史上对同性恋的态度也存在反复,人们对同性恋的看法大致经历了“正常”“邪恶的”“变态的”“正常的”四个阶段。

1810年法国承认法定年龄成人之间自愿的、非公开的同性恋行为合法。

1989年10月1日,丹麦成为第一个认可同性结合,允许同性伴侣进行登记的国家。

2015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全美合法。美国成为第21个全境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

虽然现在仍有不少的“反同”言论坚持将同性恋视为“病态”,但目前几大主流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中已经将同性恋删除,这意味着,同性恋非病理化的认知已经得到广泛认同。


2012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驻美办事处泛美卫生组织发表声明《为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治疗”》强调,同性恋是人类性取向中的一种正常类别,而且对当事人和与其亲近的人都不会构成健康上的伤害,所以同性恋本身并不是一种疾病或不正常,并且不需要接受治疗。


三、同性恋的成因讨论

性取向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关于其成因也有很多种争论,目前认为性取向是先天决定的,与遗传、激素分泌以及大脑性分化因素有关。总的来说有三种观点:(1)先天说,即生物因素导致的,称为素质性同恋;(2)后天说,环境因素导致的,称为境遇性同性恋;(3)由生物因素和环境因素共同决定形成的。生物因素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与遗传学、神经生物学及性激素水平的相关范畴;环境因素主要在社会因素和心理因素两方面。最近,有 学者还提出了同性恋的表观遗传学说,研究显示表观遗传学可能是导致同性恋的一个关键因素,从而扩大了同性恋成因的研究范围。(①表观遗传是指DNA序列不发生变化,但基因表达却发生了可遗传的改变,这种改变是细胞内除了遗传信息 以外的其他可发生的改变,即基因型未发生变化而表型却发生了改变,且这种改变在发育和细胞增殖过程中能稳递。)


精神分析心理学家认为:同性恋的形成可能是童年时期与父母关系不良有关,与同性父母关系疏远或遭到拒绝、冷漠对待,反之被异性父母过度保护,过于亲密,从而形成了同性性取向。社会结构假说认为:在儿童性别角色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父亲比母亲起着更为重要的作用。因为父亲会对不同性别的孩子采取不同的教育方式,这有利于孩子性别角色认同的正常发展,而母亲则不善于区别对待不同性别的孩子。因此,该观点认为:由单亲母亲养育的孩子比单亲父亲的孩子更容易形成同性恋。也有观点认为: 家里一个过度强势的母亲和过于懦弱的父亲,这个家庭中的儿子容易发展为同性恋;而父亲没有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让女儿对成年男性产生厌恶心理,也是部分女儿发展为同性恋的原因。但是以上观点更多是根据个案总结得出的,还没有得到相关统计证据的支持。


另外,社会学成因观点认为性心理发育关键期和首次性行为也是关键影响因素。青春期是个体性生理和性心理发育的关键时期,人在这个时期渐渐有了性发泄的生理和心理需求。青春期的孩子性意识开始觉醒,性心理不断发生变化,对与性有关的问题感到好奇困惑和烦恼。然而,由于家庭和学校性教育的匮乏甚至缺失,导致青少年的性好奇、困惑和焦虑得不到正确的疏导和缓解,加之我国大部分父母和老师对青少年“早恋”的过度敏感,不能正确对待青年学生的异性好奇严重心理,过度压制或神秘化,导致青少年对异性交往十分谨慎。青春期原本处于对性的探索阶段,而系统性教育的缺失,导致很多青少年因为好奇而与同性有过性接触。大多数中学生在学校住集体宿舍也会有很多机会看见同性的生殖器,或有偶然的接触。根据“空白占据理论”,性行为方式和性角色认同这两者之间虽然关系密切,但是两回事,人们可以在认可了某种性角色之后,在一段时间里性行为方式首先占据这一空白,就大有可能固定下来,形成终生的性取向。首次性经历对于性取向的形成至关重要,当事人有可能将首次性经历的性快感与同性对象联结起来,难以再将二者分开,尤其是当这一经历发生在早年生活中时,记忆会更加深刻。另外,性情感体验对同性恋形成的影响,主要表现为所经历的情感体验是狗对人自身性需求满足而产生的态度体验。当一个人不断积累了某些情感体验,不管是积极的或消极的,都有可能会产生某种偏爱的立场和定向的行为。如果个体在与异性交往中受挫,有过一段不愉快的性经历或者一段不愉快的婚姻,导致其对异性情感得不到满足,恰好在此期间个体在与同性接触时让其感受到了情感满足,则有可能导致其性取向发生改变。尽管部分人成年之后会选择与异性谈恋爱甚至结婚生子,但很多人在经历一段不愉快的异性情感体验之后,最终还是到同恋的 。


四、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同性恋

目前,同性恋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但受中国传统伦理道德观念和社会舆 论的影响,同性恋的处境又非常尴尬,同性恋的生存空间缺少一个正确的导向。社会在改变对于同性恋群体的态度,同性恋群体也在试图建构自我认同和社会认同。作为性取向不同于常人的群体,同性恋倾向于向家人、朋友及周围人群隐藏自己的性取向。同性恋者需要正确认识并接受自己的性取向,并以同性恋者的身份与社会完成互动。

美国性医学家金赛认为:人的性取向从同性恋到异性恋为一个连续谱,而不是简单地分为同性恋和异性恋。绝对的同性恋也称为素质性同性恋,对他们而言,他们很坚定自己的性取向,也往往不会求治或求助。研究表明,异性取向占总人口的95%,同性取向约 3%〜5%,双性取向约1%〜2%。其实同性恋既不是不道德或病态,更不是罪,任何消极心理都是于事无补,因此对此唯一正确的态度是给予他们理解、尊重。

研究发现,随着人们受教育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同性恋的态度越积极,不同宗教信仰会影响人们对同性恋的态度。同时,男性对同性恋的态度比女性对同性恋的态度更消极。 当前我国对大学生的研究发现,学生对同性恋行为的接受程度较高,并对同性恋的态度越来越宽容,大学生对同性恋的认同度、社会对同性恋的包容性均有所上升。随着有关艾滋病、同性恋知识的普及,人们逐渐从“同性恋=艾滋病”的荒唐概念中走了出来,开始用新眼光看待同性恋问题。但是由于观念的牢固性,虽然从表现上能够用新眼光看待同性恋, 但在心理上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研究发现,在对待同性恋的态度上,接纳程度度还不高,但是显示出有中国文化底蕴 的中庸态度,即完全接纳和坚决反对的人都比较少,大多数人处于中间状态。在我国社会中,同性恋者的妇科监督还是比较低的。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思想的开放,同性恋慢慢被人接受,同性恋者的社会地位逐渐改善。但是,这个特殊群的生存处境依然艰难。


同性婚姻在中国仍不被承认,异性婚姻被同性恋患者视为洪水猛兽,除了极少数试图通过婚姻来改变自己性取向的同性恋者,大多数同性恋者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与异性结为夫妻。即使与异性成为夫妻,也并不意味着安全,他(她)们要时时提防妻子或丈夫发现自己的同性性取向,以免失去其身份的庇护所。


张北川撰写的《同性爱》专著中向社会宣传两个基本观点:(1)同性爱不是道德问题, 不应歧视、谴责或打击同性爱者;(2)同性爱不是疾病,要用科学的眼光看待同性爱。公正地对待同性恋者,其潜在要求就是需要我们对待同性恋者是以一种宽容的心态来看待他们。在这样一个异性恋为主体的社会中,我们应该给予同性恋者一个宽容的生存环境,无论任何人,都应该以一个宽容的心态去理解那些走在法律与道德边缘地带,寻找一片属于自己宁静空间的同性恋者。


由衷地希望,我们能够用公正的眼光看待同性恋,不再用冷眼或恐惧的眼光看待他们。无论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可以在一起愉快地工作、学习、生活。我们评价一个人或一个群体不再是依据他们的性取向,而是道德、品行、对社会和为人类所做的贡献。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陈昌霞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4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