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都有一块裹脚布

2018-07-31作者:编辑:汉字探花

一、

有些新闻有意义,有些则很蠢。

 

比如这一条,北京一年排掉10亿立方米雨水。

 

我是在早上跑步的时候想到这个的。当时,绿化工人正在翻河边的土,土气很清晰,河里还有水流击打的声音,和着水气,无比欢快自由。这些都是拜这最近这场雨所赐。

 

雨水有多珍贵用不着多说,可是我们每年却要排掉10亿立方米。10亿立方是个什么概念?我来告诉你们,南水北调一年的水量也就这个数。

 

我们为什么要排掉水,是因为要防涝。城市进化到现在,怕水的症状还没有消除。人类在进化过程中落下这个毛病,现在有能力有条件了,赶紧把管道修得又粗又大,恨不能把所有来的雨水一下排干。


你听到的哗啦哗啦的水流声,那不是雨水欢畅的声音,那是它被送走进不高兴的声音。我们一方面缺水,一方面却要把来到这里的水匆匆送走,这是在干什么?

 

二、

从现有统计数据来看,我们国家的水资源严重短缺,它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只占世界水资源的7%。而在这样一个严重缺水的情况下,我们中国几乎每个城市都在做同一件事情:就在把上天送来的水匆匆送走。

 

中国的城市都在近些年改善了地下管道,建好了各类水利工程,其中最直接的一个目的就是在最短时间内把水排干。这些水利工程的断面都设计成直角或梯形,其目的就是快,快快送客。

 

效果达到了吗?事实上, 很多城市在夏天都会遭受涝灾,城市的排水系统往往顶不住强暴雨,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是一方面是因为中国雨季多属强降雨雨季,对于这种降雨,管道已经起不了多大作用了。另一方面,则是城市设计者没有真诚地友善地看待这个城市,他们更多的是以别的出发点在治理这个城市。比如推卸责任。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城市,无论大小,都干了一件事,就是把和城市关联的一段江河都裹上了水泥,用水利工程来防范水患。给江河裹上一层水泥,是解决了与这一段江河关联的城市的水患问题,可是水量是恒定的,不在这一段发难,就会在下一段发难。所以我们看到,在讯期,有钢筋水泥保的城市是防洪了,而远一些、穷一些的地方,则遭到了报复性的淹没。这就成了城市与乡村之间大鱼吃小鱼、优胜劣汰的关系,有钱有资本的城市能在雨涝中保护自己,而建不起水泥坝的地方,则收纳水量,被淹成河。


城市设计者没有想过,从哪里来的还得到哪里去,调节水患最可靠的还是城市和江河,靠大自然自己。


三、

我们给江河裹上一段段水泥外衣,以至于没有一条江河是完整的。我们治理河道,建了水利工程来防洪,把城市里的每一条沟渠着裹着水泥外衣,把河道里拥有自我调节能力的生物赶尽杀绝。我们对雨水实施了过度防御,让水泥层蒙着地面不透气,让雨水不能愉快的留下,让大自然的调节系统在城市群丧失功能。

 

我们如此不欢迎雨水,雨水当然也不会对我们友好,大自然是能感应的。我们怎么对待它,它就会怎么回馈。

 

事实证明,只有自然的水系统可以帮助城市完成这一任务。所以要让城市自己具备吸呐水的功能。要把城市当一个生命体来看待,让它能迎水,也能留水,还能送水,这才是健康的。这也和中国的智慧相辅相成,中国讲究留一留。所以为什么不能让自然系统把水留下来,让植物吸收到水里的营养,让自然的事情自然去解决。

 

四、

城市每一块地方都裹上水泥,河道内不准种树,不准种灌木,河道自己丧失了调节能力。城市如何迎水?如何留水?

 

其实要做的很简单,城市的管理者只需要让出一些利益,把一些地方留出来,做好设计,让它形成来留去送的中转地,让它对雨水能起到盛一盛、渗一渗的作用。

 

我们现在饮用的水,是经过过滤净化过的,这里面有很多很精深的技术。可是,我们却发现,无论我们怎么处理,水只会是越来越脏,因为我们的地表水受到了污染。而解决地表污染的,还是地表本身。

 

污水处理厂只会让污水越来越多。城市没有湿地,就和人没有肾脏一样,它怎么能起到净化的作用呢?土壤树木、稻田高粱,还有一切的值物,它们才是净水的最好材料。

 

七七八八讲了一些,其实就是不喜欢那哪儿都是水泥地蒙着泥土地,我们还是需要闻到泥土的气息,喝到由自然过滤的水,我们想听到蛙虫的叫声,想和孩子一起分辨雨滴从哪一片叶子上滑落声音。

 

可惜,雨季过去,这一些就不复存在了。

 

附:

说明一切的汉字

 

“裹”字在甲骨文和金文中目前没有找到字形,它最早出现在小篆中,由衣和果组成。所以“裹”字最初是用衣服包从山上采的野果。意思简单明了,有安全,实用的意图在里面。


2.jpg

小篆“裹”


之后,“裹”字在中国有着长达一千多年的畸形的认识,人们把它和裹小脚联系在一起。在那段时间,人们管三寸叫金莲,四寸叫银莲,五寸叫铁莲,大脚只能在乡下干活。裹了脚被认为是美。


3.jpg

行书“裹”


再往后,我们的城市管理者把大江大河全部裹上水泥,裹住大自然的双脚。让大自然不能自然调节雨涝。中国城市的管理者们,用裹小脚审美态度和价值观来对待土地、江河和自然的。

 


(书法  刘探花)


关注微信公众号“汉字探花”,了解更多传统文化



内容来源:书问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知识城市:大学校园与城市

黄鹤, (荷) 和马町 (Martijn De Geus) , 张悦,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2

城市文化策划与城市生态研判

吴廷玉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4

优等生都爱玩的填字游戏

于雷,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1

城市有机更新理论探索与规划实践——以浙江省嘉兴市为例

嘉兴市城乡规划建设管理委员会, 嘉兴市城市发展研究中心,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80

走进中国城市内部——从社会的最底层看历史

王笛,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9

2009年中国城市住宅发展报告

邓卫,张杰,庄惟敏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2

城市视觉重构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8] ¥60

城市道路交通组织方法与实践

李瑞敏, 等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59

文化、创意产业与城市更新

唐燕 等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3

现代城市地下空间开发:需求、控制、规划与设计

赵景伟,张晓玮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