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的窗外站着谁

2018-08-27作者:编辑:刘探花

一、

现在的学生真是了不得。他们常常会有一些问题让老师哭笑不得。

 

上一次探花班讲论语,讲到了孔子姓名章节,有个学生突然问,孔子的右边站着谁。

 

右边站着谁?光理解这个问题就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个问题包含了两个要素,一是要对文化传承有很清晰的认识;二是能以一种空间态序来表达描述文化的状况。这两个要素哪一个都不简单,而要把这两个要素有机结合,举重若轻地描述出来,还要显幽默机智,那更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一般只有极具智慧的学者,还要带点儿雅痞味儿的学者才能想得出来。

 

想想我们像他这么大的时候,那有这觉悟?我们还停留在圣人生辰八字的层面。还有一些,连生辰八字、名和姓都背得费劲。我的一个同学,一个傻大个,坐我后面,一次考试时候问我,孔子叫什么。我说姓孔名丘。结果他不会写丘字,自作聪明在卷了上画了个泥鳅。这可能是他爹常年在水田里捞鱼捞虾给他的灵感。

 

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说。

 

一般我们容易理解,孔子的左边是老子。“孔子问礼于老子”,后人据此绘制的一些作品,老子也是站在孔子的左边。中央党校就有这么一件,孔子和老子的雕像放在一起,孔子向老子虚心请教,这个场景格外动人。

 

老子在左边,是因为老子先,这好理解。那么右边呢?孔子的右边是谁?是谁传承、光大了孔子的思想?

 

有人会说是孟子。不是的。孟子是和孔子不相上下的人物,他俩是要并驾齐驱的。就和左边的老子一样,老子从另外一个山峰来,走到这里和孔子交错,然后各自留下轨迹,深刻千年。孟子呢,他和孔子同道,却不是在孔子身后,而是另起一行,同样杰出,他俩是一条轨道上的两道车轮,驾着文化合力向前。

 

那么向右是指什么呢?它是指传承,是指为这一学说全心尽力,使其发扬光大者。如此说来,孔子的右边只能是董仲舒了。

 

二、

在孔子的左边,老子的世界是“万一世界”,也是指大家熟悉的现实世界。

 

老子对这个世界随时思考,随时警觉,随时否定。他充满疑惑,从不言之凿凿、斩钉截铁,对任何事情也都留有留地。《道德经》全文有五千多个字,里面就有几十个“若”。若是什么?若是不肯定、大概讲,是随意可以转弯儿。老子用一种源流似的方法,给每个人很多条道路,很多个选择。他的这种左右逢源的方式,最为中国人喜欢,特别是那种随时愿意给自己找方法、找借口的那拨人。

 

老子的方法是变化,但他整体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是坚守、保持、复归以“万”。这一点毋庸置疑。他的“知雌守雄”“知白守黑”“知荣守辱”,其核心要义就是要坚守、保持。所以老子始终以“一”喻“万”。老子的世界是“万”与“一”的统一。

 

而孔子的世界则是“之一世界”。

 

如果说“万一世界”的“万”是搁在虚空中的,是不可名的,那么“之一世界”就把它从虚空中摘下来,让它落地,把它给说清楚,让它的方向更清晰。

 

孔子不喜欢说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他不搞虚无缥缈,《论语•述而》里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其实是说孔子更愿意思考现实社会里可操作的方法论。他只对现实世界作总结,作归纳,找方法,找到他认为的“仁”、“礼”等比较好的生活方式。《论语》中有109个仁字,有75个礼字,还有若干个乐字,他用这种算法,想从无数种可能性里,给大家选出了一个比较可靠的社会生活的进行方式。

 

孔子不是要否定老子的万,他并不否认多样性,只是他更愿意从无数种可能中,找到一个相对可靠的方式。他想为轶序找管理方式,为人们找合乐方式,因为他想服务的人群广,所以这些方式最好更简单、更专一。这就是他的一,他的之一世界的一。

 

而孔子往右,他的门徒董仲舒,则把他的“之一世界”弄成了“唯一世界”。

 

三 

董仲舒可能是第一个有记载的真正意义上的学霸,他通过读书完成了个人理想与事业生活的双丰收。

 

神人有天相,董仲舒当然从小就与众不同。记载说他读书不要命,忘记吃饭和睡觉那是小事,他还会忘记春天秋天和鸟语花香。他的父亲为了让他不这么辛苦,希望他能偶尔放松一下,给他修了个花园,园子里景色很优美,春天蜂飞蝶舞,绿草茵茵;冬天白雪压枝、苍木带皓。但是董仲舒忘了花园这回事,三年不窥园,一心向学,可见多牛。

 

如此学霸,岂有不成。董仲舒果然被皇帝器重。在汉景帝时董任讲经博士,主讲《公羊春秋》。后朝廷下诏征求治国方略,董仲舒提出了“推明孔氏抑黜百家”的主张。此主张为汉武帝所采纳,遂使儒学成为中国封建社会的“正统思想”,影响至今。

 

从董仲舒开始,“百家争鸣”变成了“一家”,儒家成为体制大一统的工具,政府用此给民众一个新的约定方式。

 

这还没完。董仲舒最牛的,是把孔子的想法结合实际生活,提出了一个新概念,比如“天人感应”、比如把“约定”说成是“天定”、“法定”、“纲定”、“恒定”。他将学说融入政治生活,让政治反过来将学说合法化、合理化和完美化。孔子的学问原只是一门学说,到董仲舒这里,通过与政治的合作,再加上拎概念、贴标签、讲原则、定规矩等办法,给这个社会确定了一套轶序。

 

这个概念造得超级高明,一直到适用后世两千年。两千多年来,中国人都是以他建的这个模子为基础,来建立自己的精神结构。

 

所以,孔子的窗外站的是董仲舒。董博士在月色中背负着圣人学问,狂奔前行。前面有识货的买家,在京城等着他交货呢。



(书法 刘探花)


关注微信公众号“汉字探花”,了解更多传统文化。



内容来源:书问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孔子的活法:《论语》里的人生之道

钱逊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0] ¥5

孔子柏拉图教育思想合璧

于永昌, 杨槐,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 ¥18

谁赶走了优秀员工

郑一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8

疯狂的站长——从穷站长到富站长

温世豪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4

万卷楼国学经典-四书五经精华本

(春秋) 孔子, 等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9

谁有权利宽恕凶手

张建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9

峨眉春色为谁妍——齐白石与近代四川人文

韦昊昱,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4

电子,电子!谁来拯救摩尔定律?

张天蓉,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9

我来当侦探:谁捡了野果子?

萍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