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减负

2018-09-21作者:编辑:刘探花

一、

开学二十多天了,Tony妈妈见到我,果然又开始数落学校的不是了。

 

Tony妈妈很喜欢说学校的不是。当然,她也喜欢说Tony爸爸的不是、Tony奶奶的不是,还有Tony好朋友妈妈的不是。在这其中,说学校的不是,她最理直气壮,可能她觉得讲人坏话总不是那么好,所以说话都小心翼翼,而讨伐学校则不同,讨伐学校是行正义之师,是大多数人的心声,所以她说出来格外的顺理成章,慷慨激昂。

 

去年Tony每天3点半放学,Tony妈妈会说,这么早放学,老师们倒是轻松了。今年学校换了政策,学生5点半放学,Tony妈妈又说,5点半放学有什么用呢,我们还是赶不过去接他。

 

Tony在学校多出来的这两个小时, 是这么些年北京学生家长和北京教育部门搏弈的结果。以前学生家长觉得,放学太早,对家庭要求太高,给家庭增加许多额外负担。而教育部门呢,则认为他们是在顺应家长的呼声,在给孩子减负,现在减了负,放学早,他们又不干了。

 

家长和学校这种较力、妥协、再较力、再妥协的拉锯式关系并不是现在才有的事儿,而是在很早以前就有。要早到什么时候呢?我粗略查了查,在60年前,就有家长呼吁为孩子减负了。

 

60年前是什么时候?那是建国初期,那会儿各种物质条件还相当匮乏,人民生活水平相当低下,教育还处在找方向、定基调的阶段。“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必须与劳动生产相结合。”这两个方针就是那会儿提出来的。

 

也就是说,在60年前,在当时“教育革命”大跃进的背景下,中国家庭还能呼吁减负,可见中国家庭的父母在什么时候都是有意愿让孩子在一种宽松的条件下成长为精英的。

 

从建国之后到现在,中国大概颁布过上百道减负令。中国家庭的孩子在保持上进的过程中与来自官方的教学设置总是无法达到合谐统一。


二、 

新中国成立初期,教育基础薄弱,全国人口中有八成是文盲,为了快速发展经济,教育加快步伐,学生负担相应增加。并且在极其重视政治教育的年代,学生在学习之余还要参加政治性活动,时间明显不够用。1954年秋开始,发生的情况更严重,各校操之过急,开始采用一些不切实际、不符合常识的做法,要求老师多教,学生多学。教学超出教学大纲范围,任意补充教材内容,随意加快授课进度,随便增加上课的节数时数,学校片面地认为“ 只有增加分量,才能提高教学质量”。这种教学做法和亩产一万斤一样,都是出自同一种大脑,是急功近利到疯癫白痴化的表现。

 

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此很重视,第一次提出减负。毛主席提出口号,健康第一、学习第二,学习和开会的时间宜大减。

 

之后几年,受自然灾害影响,经济发展进入困难期,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对教育事业进行了几次调整,大学招生人数锐减。而与此同时,高中毕业生数量却在增加。于是,激烈的高考竞争局面出现了,学校片面追求升学率的思想越来越严重,学生学习负担非常之大。1966年初,教育部接连下三个文件称学生负担太重。毛主席指出,“学生课程太多,讲授又不甚得法。”学校开始减负,以贯彻毛主席劳逸结合的指示。

 

再到1977 年恢复高考,由于高等教育资源贫乏,入学人数少,教育在这数年经历了一经列挫折。在国家机制带动下,学习重新进入发展、白热化、减重的循环。

 

积极向上的年轻人尝到了知识干涸的苦头,再对比知识带来的甜头,于是都在寻求知识的源泉,上厕所捡一块纸片都要瞧上半天。

 

再往后走,到九十年代,素质教育呼声日高,关于减负的声音叫得更凶。报纸电视经常发各种素质教育的文章,基本论调就是:中国学生太累,创新能力不行,动手能力不行,只会死读书死记硬背,高分低能。这些减负的呼声影响到政府的决策。2009年,教育部发文提出“小学生在校时间不超6小时”。一直到2018年的今天,在我国大部分城市,小学和幼儿园的放学时间多在下午3点半左右。

 

Tony和他的同学们,就属于在政府关怀下,得到减负关照的这一拨。


三、

减负是教育部门为孩子们着想出台的政策,它给孩子留出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教育部门以为,有了这多出来的两个小时,孩子们就会回到球场上,回到阳光下,去运动,去挥汗。可是教育部门总是忘记历史,他们低估了家长的焦虑,忘了分析家长的内心循环规律,低估了他们为孩子付出的决心。

 

Tony3点半放学后,他的妈妈会先带他去一个私教那里,学习一个半小时英语,然后再开车,到离家40分钟车程的地方,去学习围棋。回到家,一般已经会到8点以后,两人匆匆吃过饭,然后做作业,再弹一会儿钢琴。多出来的这两个小时间,Tony妈妈带着他,几乎跑遍了大半个北京城。

 

三点半放学,看上去是为减轻Tony的负担,可事实并不如此。Tony的负担反而在那省掉的两小时里多了。

 

汉字探花在2017年8月到2017年11月做了一个关于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的问卷调查,调查显示,约有百分之四十的家庭给孩子报了四个左右培训班,内容涵盖了英语,美术,舞蹈,钢琴,数学等。平均每个家庭的教育支出占到家庭收入的20%以上,其中在小学+中学的12年中,课外辅导费已经超过学费和生活费,成为家庭第一大支出。 

 

不只是平时,还有周末,Tony的妈妈带着Tony游走于各种辅导班之间,疲于奔命。这还是Tony家家庭条件允许,他们付得起培训的费用,还有一些家庭收入低的家庭,上不起培训班的呢?这两小时?孩子干什么去了?

 

一些好的学校,三四点放学后,负责任的老师不会放松学生的学习,一样会布置各种作业,安排各种学习。而一些学校则早早放学,放任孩子自己玩了。而以孩子的自律能力,在家长不在的情况下,很多学生只会知道玩儿,去上网,甚至去KTV,就是回到家,也是看电视玩游戏。

 

我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在一些个人开的便利店里,里面有穿着校服的孩子在玩手机玩游戏,或者在帮忙父母张罗生意。而这个时间,本来应该是他们在校学习的时间。

 

开这些便利店的家长,一般都是来自外地的务工人员,如果有城市阶层划分,那他们是在最底层的一拨。他们的眼界,能力和见识与中产或者富人们是存在差距的。本来教育是给他们孩子的一个相对的、最大的公平,可是现在,减负的结果把教育任务推到家庭这边,又形成了新的一个不公平。因为底层孩子依赖父母提供教学支助、提供良好教育环境、依赖父母指引人生路的可能性,要比中产或富人阶层要小得多。

 

减负对底层孩子最不利。如果说教育部门在实施减负政策过程中有什么考虑不周的话,那么这一点便是。公立学校要负起底层孩子指路人的责任,国家要给底层孩子上升的机会,那么提供高质量高密度的教学训练就必不可少。孩子在学校呆的时间越长,老师给予的关怀和帮助越多,孩子接受的教育就越平等。

 

Tony妈妈常常抱怨的是,表面上看是在为学生减负,但实际上是给家长加了压。

 

她的说法是有道理的,因为向上的教育需要持续而恒定投入,如果教育部门减少一些,那么家长就得多投放一些。

 

公立学校担负的教育责任,可以降低家长们进行教育竞赛的成本,学校减了学生的在校时间,其实是弱化了公立学校的作用和地位,而国家教育能力的基础是在公立学校,公立学校往后退,把责任转移到别处,其实是教育不振作的表现。


四、

我们看看中国教育的减负史,其实就是中国家庭与学校之间关于学习效果学习强度等各个方面较力、妥协、再较力、再妥协的过程,是各种力量、各种条件之间的拉锯式的较量。

 

目前教育部门的思路是减负,可和前些次减负一样,每到一定阶段,总有不同的声音出来反对。

 

前些时有机构列举数据表示,称教育减负已经出现了很坏的后果。

 

数据以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国队的成绩为据,称中国奥赛队在国际上已不再占优势,而这一后果的成因应归咎为教育部的各项禁令。

 

教育部确实明文禁止学校自行组织选拔生源考试,也严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以各类竞赛证书、学科竞赛成绩或考级证明等作为招生依据。而机构称,不让孩子学习高难度的知识,便无法选拔和识别天才。

 

“从2000到2014年,15年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国拿了12次冠军,而从2015-2017年,中国已经连续三年没有夺得冠军了。这几年拿冠军的是美国和韩国,而美国和韩国是全球所有发达国家里发展速度最快的两个,这两者之间仅仅是巧合吗?”

 

“我们的国家在放松的时候,别的国家可没有放弃。”

 

“从一群孩子中,选拔出一定比例的出类拔萃者,让他们为国家社会贡献他们独有的力量,这就是此类竞赛的职责。若不通过选拔的方式把他们选出来,让他们泯然众人,这种浪费,才是最可惜的。”

 

机构还列举日本的减负过程来作对比:

 

日本也一直有要给学生“减负”的声音,那些声音对“填鸭式教育”进行批判,认为既有的学校教育只会培养考试机器,而学生的天性被扼杀,培养不出创新型人材。日本政府顶不住压力,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开始宽松教育。

 

日本政府的减负历程和中国简直不要太相似:都是取消考试排名激励方式,都是减少学生的在校时间,都是试图阻止学生学习更高难度的课程。

 

日本减负的最终结果是:接受宽松教育的这一代,由于学习时间大幅下降,没有得到扎实的训练,他们的社会竞争力非常之差。

 

2013年,日本使用新的“学习指导要领”,不再实行宽松教育。

机构论据称,日本之所以创造了经济奇迹的年代,那是因为一代代不断的高强度学习的日本学生,通过勤奋努力共同创造成结果。


日本有十几个诺贝尔自然科学奖得主,他们也都是“填鸭式教学”教出来的学生,他们的创造力才是真正了不起的创造力。

 

机构表示,我们的减负之路正是日本曾经走过的路。

 

Tony妈妈们不会想到这么多,但她们也有自己的观点。前天Tony妈妈和我聊的时候就说,一个老师可以管几十个孩子,那两个小时如果老师们多教教的话,家长就不用跑来跑去了。

 

Tony妈妈说的只是片面的。不管学校多用几个小时、多教多少,像她们这样对孩子教育抱极大期望的家庭,该满北京跑还是得满北京跑。但是Tony妈妈的话里有一个逻辑是正确的,在学校,一个老师管理三十个孩子,这是教育效率的体现,让学生提早放学,则会让30个家庭付出巨大的时间成本,所以增加学生在校时间,是可以提升整个社会的运转效率的。

 

五、

汉字探花的调查报告里还有部分很重要的内容,那就是现在家长对学校减负的看法。

 

超过七成以上家长认为,不需要学校给孩子减负。持这种观点的家庭,家庭年均收入在60万及以上。且这种家庭父母双方学历均在本科以上。一部分家长认为,孩子小时候不进行严格训练,长大后就会知道生活的残酷,自己的孩子“快乐”长大,别的孩子在学习,这是对孩子的不负责。没有孩子会长大后后悔自己当初付出的努力,因为所有努力都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另外一部分家长认为,从小不经过努力的人,长大后做事容易半途而废,更别说难进好的大学。凡是能够在疲劳和辛苦中还能坚持学习的,往往都是成绩好的学生,这些人进入社会,在工作中同样也能表现坚韧的品质。

 

Tony妈妈也是汉字探花的调查对象之一。她的看法是,快乐不仅仅是课外活动、玩游戏和各种聚会,通过努力获得名次提升,也是快乐,通过努力获得绩也一样有喜悦感。家长们呼吁减负的常见理由是想让孩子有一个快乐的童年,那么,谁说多读书多用功就不会有快乐的童年了?

 

附:

说明一切的汉字,汉字探花今天说减。很简单,就一句话,减为尽也,这是《管子 • 宙合》里的话。意思是,减总是有尽有意思,总是会朝尽的趋势发展。

 

它的造字原理也说明这一点。金文减由“咸”和水组成,咸的本义是“灭绝”,水为洪水,所以减的造字本义为洪水毁灭村庄。


1.jpg

金文“减”


2.jpg

行书“减”


水涨起来的过程是一点一点的,而它带来的后果,则是灾难性的。



(书法 刘探花)


关注微信公众号“汉字探花”,了解更多传统文化。



内容来源:书问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中国式创新——流程、结构与文化

杨晓冬,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4

中国式育儿2——“我能”自己长大

钱进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9

中国式育儿3——别再好心办坏事儿

钱进,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9

中国式育儿4——用力太猛没好处

钱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9

中国式育儿5——“人脉”从娃娃抓起

钱进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