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孩子在美国申请高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19-03-15作者:姜丹迪编辑:书问阅读

兴许是昨晚的气氛成了僵局,第二天吴妈妈便打给房东问能不能提早搬进去。一听母女二人决定立刻交钱入住,房东心花怒放地表示热烈欢迎。


由于来美国前好友的各种保证,吴妈妈并没有通过中介承办任何事宜。但是来美国后好友并不热心,所以本想着在美国慢慢适应的吴暇母女在两眼一抹黑完全不了解美国的情况下,只在小单家住了一个星期就彻底独立出去。吴妈妈清楚地意识到,真正的留美生活已然开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将独自带着女儿面对所有可能发生的、难以预料的情形。


从单阿姨家搬出来的第二天,也就是入住顶层小房间的第二天,吴暇母女早早地来到单阿姨介绍的那所位于洛杉矶R市名为R高中的公立学校报到。单阿姨曾说欢欢就在这所高中上学,所以如果将来吴暇来到美国后也可以上欢欢这所学校,毕竟公立高中全部免费不要一分钱。


母女二人兴冲冲地来到学校,竟也是一片平房。她们拿着一摞资料,七拐八拐好不容易才找到新生接待处。


“一会儿进去了要对老师有礼貌,给老师留下个好印象。”吴妈妈在开门前特意叮嘱道。


“我知道。快进去吧,晒死了。”吴暇收回挡在额头上的手,推开了新生接待处的门。


“How can I help you?”一位年纪很大的白人女教师在听到门被推开的那一刻,头也没抬,面无表情地问着。


“Hi, I am... I am new student. I want to study in this school. Thank you.”吴暇结结巴巴地说着。


白人女教师这才抬起头,打量了吴暇母女一眼。随即问吴暇要个人资料。吴暇母女听了半天才听懂对方是管自己要资料,于是赶忙答应: “哦哦,好的好的。噢,不是,OK, OK. This is... ah, give you.”老师接过资料没再多说,空气中只剩下母女二人尴尬的笑。


“你资料不全,我无法帮你办入学手续。”老师把资料递给吴暇,依旧面无表情。


吴暇母女以为自己理解错了,又询问了老师好几遍,并指着带过来的国内高一成绩单给老师看,生怕老师漏看了这一页。


“对不起,如果你们想在我校上十一年级(国内高二)就必须提供九年级和十年级两年的成绩单。你们现在只带来了十年级的成绩单,所以我们无法帮你办理入学手续。”


听完老师的解释,吴暇母女愣愣地站在学校接待大厅,如遭晴天霹雳。


不能入学?她们已经按照单阿姨在电话里说的那样提供了国内高一成绩单的所有原件和复印件,也准备了身体各项指标合格的体检证明,还带齐了护照、绿卡和房东帮忙提供的水电费的住宿信息。为什么现在突然又说需要初三的成绩单?吴暇母女简直不敢相信!


“小暇,老师是说咱们少准备了一年成绩单吗?要不你再跟老师说说,让她通融通融。之前小单没跟我说要准备初三成绩单啊。她在电话里说她已经来学校打听过了,说只带高一的就行。怎么现在又要初三成绩单了?你问问老师是不是刚改的政策?你跟她说咱们上个礼拜就到美国了,要是这礼拜刚改的政策能不能按以前的执行?”吴妈妈焦急地说。


吴暇明显也快急疯了,她结结巴巴地边说边用电子词典翻译。但老师给出的答案却是:“我们没有改过任何制度,从我校成立以来就是这样的入学流程。”之后又补充了一句: “你确定你朋友来学校帮你询问过?如果她真的来过,我们不可能给出那样错误的消息。”说完便继续低头处理自己的事情。


吴妈妈眼看老师送客的姿态已经摆出来了,只得带着女儿往出租屋走去。


“妈,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啊?”吴暇急得快要哭出来,她不明白为什么来到美国后就没一件顺心的事。


“别急别急,我给你单阿姨打个电话问问。这事真是怪了,她明明跟我说只需要准备高一的成绩。”吴妈妈边说边从包里翻出手机。


“喂?”单阿姨接通了电话,但明显语气不太友善,想必还在对吴暇母女搬出去的事耿耿于怀。


“喂,小单啊。有个事儿我想问你啊,小暇那学校……”吴妈妈还没说完,就被单阿姨打断了。


“我现在上班呢,学校等过几天我有时间了再带你们去看。还有一个月才开学呢,着什么急。”


“不是小单,我们今天去学校了,他们说我们带来的资料不全不让小暇入学。”


“啊?资料不全?不可能啊,是不是你们没听懂老师说什么啊。行了,先不说了,我下班再打给你吧。Bye.”说完单阿姨便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单阿姨怎么说?”吴暇一脸期盼地望向妈妈,渴望从妈妈口中听到令她满意的回答。


“她上班呢,说下班再给我回电话。没事,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先回家吧。”


挂断电话后,单阿姨也明显愣怔半天。在她看来,一定是吴暇母女英文不好没理解清楚老师的意思才误以为是资料没带全。不过她也很清楚,自己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支撑这个观点,毕竟当年欢欢入学时自己根本就没参与过。


“小单你想什么呢?谁的电话啊?”见小单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短发女同事又开始八卦起来。


“哦,没什么。就我那朋友,她说她女儿入学手续不齐不让她上课。”


“她上几年级啊?你儿子那学校吗?”


“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高二吧。”


“难怪呢,她肯定是少带了一年的成绩单,所以才不让她入学呢。前几年我老公哥哥的小孩来这边上学,就差点出现这个问题。”


“啊?少带什么成绩?”


“她如果开学后上高二,就要带国内高一还有初三两年的成绩。因为美国这边高中是四年制的,所以美国的高二相当于国内的高一。要是你朋友的小孩在国内该上高二了,那其实在美国就是上高三了。所以她肯定是没带国内初三那年的成绩单才不能顺利入学的。”女同事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她们来之前应该都打听清楚了啊,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单阿姨听完同事的解释,心里早已乱作一团。由于儿子之前一直在姑姑家住,所有上学的手续都是那边帮着打理,自己根本就不了解学校的规章制度。虽然何姐在电话里再三强调希望自己能去学校打听,但由于自己嫌麻烦就没亲自去。一想到自己只是凭空想象地告诉何姐只需带上国内高一的成绩就能顺利入学,单阿姨突然觉得事态很是严峻。她很想打电话向何姐解释,不过转念一想既然当初自己在电话里信誓旦旦地承诺过她们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又怎能实话实说告诉她们自己压根就没去学校打听?


想到这,单阿姨又再次询问了一遍短发女同事: “你很确定美国跟中国的年级分配是不一样的?”


“是啊,美国高中是四年制的,九年级到十二年级呀。九年级就相当于国内初三,十二年级就相当于国内高三。”女同事捋了一下头发,疑惑地看着单阿姨,“不是吧小单,你儿子今年不是正好上十二年级吗,你难道真不清楚这些事情?”


单阿姨略显尴尬,忙堆笑说:“嗨,我不是平常事情太多了嘛,学校的事都是他自己联系的,我基本上都没操过心。”


“你可真有福气,儿子这么独立。我家老二要是长大以后能像你儿子这么省心就好了。”女同事一脸羡慕地望向单阿姨。


单阿姨很想说,其实自己儿子也并不省心,但碍于面子只得说:“嗯,是。他是挺让我省心的。嗯……先不说了,我刚想起来还有几个电话要打呢。”说完便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假装要给客户打电话过去。


吴暇母女顶着大太阳走回那栋淡蓝色的房子,吴妈妈掏出钥匙打开大门,发现孙先生正在客厅看电视。三人打过招呼后,吴暇母女随即进了自己房间。


房间依旧很热,却多了一匹布艺窗帘。吴妈妈昨天通过黑车司机的介绍,在离这很远的M市的一家家具店里买了一个单人床垫和布艺窗帘。由于店员说床架暂时没有现货,所以母女二人决定先凑合一下只睡床垫。于是在这个不到八平方米的、热得像蒸笼一样的西晒的房间里,又多了一个单人床垫、一匹并不养眼的窗帘和四个从北京带来的大号行李箱。由于心疼女儿,吴妈妈睡原本房东留下的那个床垫。至于吴暇,则睡那个昨天新买的床垫。


这样艰苦的生活对吴暇来说是从未设想过的。就算退一万步讲,北京各所学校的宿舍楼都要比她现在住的地方强得多。她不禁心生困惑,疲惫地说:“妈,你说咱们来这儿受这罪是图什么?电视里天天报道说美国怎么怎么好,生活水平怎么怎么高,这不都在那胡说八道吗。这破地方到底哪儿好了?我真快受不了了!”


吴妈妈看着女儿,不由得也是一阵心酸。“小暇啊,都怪我。要不是我看你单阿姨为了咱俩住在客厅过意不去,再加上她每天那么忙也没时间带咱们看学校,所以我才想着咱们自己早点搬出来,尽快熟悉周边环境。哎,让你受委屈了。是妈妈不好,我不该这么着急。”


“妈你瞎说什么呢,这不是你的问题。咱们早点搬出来是对的,在她那天天憋着寸步难行早晚得生病。我的意思是说自从咱们来到美国就事事不顺,而且单阿姨也一点忙都帮不上。你说学校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刚才那老太太故意不让我上啊?”


吴妈妈看了眼手机,才上午十一点。“一会儿十二点多你单阿姨应该能有休息时间,到时候我再打电话问问她是什么原因。然后晚上我也给你爸打个电话,等他那边起床了我跟他说一下,让他去你学校开个初三成绩单的证明。”


“开什么呀,大不了不上了!你说咱们在北京哪儿受过这窝囊气?有吃有喝的什么也不用操心!”吴暇气急败坏,什么都不想管了,“妈,要不这样,咱俩甭跟他们磨叽了,直接订个机票回去得了,我在这儿真快被他们气死了。”


吴妈妈理解女儿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委屈,毕竟所有事情都是他们几个大人在替吴暇安排处理。吴妈妈想到女儿早晚要步入社会自己独当一面,所以一直想找机会锻炼一下女儿的耐性。之前在北京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她觉得眼下这件事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吴妈妈捋了捋思绪,望向女儿说:“小暇啊,你做事不能太急。出国前我跟你爸就提醒你了,到了外面肯定会遇到很多状况,你要学着如何解决问题而不是只顾着逃避。你要是现在回国了,不又得荒废一年?再说我跟你爸还得再去给你找新学校,跟在美国是一个道理,所以咱俩就算现在回去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吴暇不吭声,继续在那儿生闷气。


“这屋里实在太热了,咱俩到客厅坐会儿去吧。我也正好想想一会儿怎么跟你单阿姨说。没准真是咱们听错了呢,说不好那外国老师不是那个意思呢。”吴妈妈安慰女儿,顺道儿也安慰下自己。


吴妈妈擦了把脸上的汗,跟女儿一前一后地走下楼梯。


“小何啊,今天学校的事情办得怎么样啊?”孙先生见母女二人从楼上下来,关切地问。


“哎,别提了。学校老师说我们手续不齐。小暇要上高二,美国这边需要我们提供初三和高一两年的成绩。我们只带了高一一年的,所以只能让她爸再到以前学校跑一趟了。”


“没事的,不要担心。美国学校很好说话的,他们不会让孩子没学上的。现在离开学还有一阵子嘛,你们可以先去周边玩一玩,也算了解美国文化了嘛。”


“孩子学校的事情还没落实好,哪有心情玩儿啊。再说我们哪儿都不认识,还是别玩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既然这几天事情也解决不了,出去转转总是好的。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旅行社,等会儿太阳下山了我可以带你们去。旧金山蛮好的,可以去玩几天。美国好无聊的,你们才刚来就这样闷在家里肯定会很难过的。相信我,出去转一转心情就会好的。”孙先生慢条斯理地说给吴妈妈听。


吴妈妈听完孙先生的建议,也觉得既然事情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还不如出去转转散散心。她转头看向女儿,说: “小暇啊,我觉得孙先生说得有道理,你想不想去其他城市看一看?反正咱们现在待着也是待着,出去转转开开眼界也不错。”


“我无所谓,反正我对美国已经不抱任何好感了。”


一听女儿同意了,吴妈妈赶忙对孙先生说:“孙先生那就辛苦你等下陪我们走一趟了。会不会很远啊?要是太远我有黑车司机的电话,咱们可以打车去。”


“不远的,太阳下山就不怕了。走半个小时就可以到的,另外我也可以给你们介绍一下周围的情况的。”


孙先生的话,让吴妈妈生出一股暖意。她是多么希望对自己说这番话的人是小单,而不是才刚认识不久的邻居。


聊了一会儿,吴妈妈看时间差不多了,回屋拿起手机拨通了小单的电话。


这次响了很久单阿姨才接起电话。“喂?”


“小单啊,是我。我就是想问你小暇上课是不是要带国内初三的成绩单啊?你之前去学校帮我们问的时候他们是不是忘记说了?”


“哦,何姐啊。好像确实是需要带初三成绩单,我之前一忙就把这事给忘了。那你让小暇她爸再去学校开一个吧,反正离开学还早着呢。”单阿姨在电话那头轻描淡写地说着,仿佛这一切都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哎呀小单,你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忘记说了呢。我们来这边就是为了小暇上学的!”吴妈妈一听也有些生气,毕竟她们选择这么早来到美国,就是为了在孩子开学前把所有事情都办妥。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我自己一个人又要工作又要养孩子,天天忙得要死,哪能记得住这么多东西?再说这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啊,反正你们有绿卡,美国学校肯定都会收啊。欢欢以前上学都是自己弄的,肯定不复杂的。”


“欢欢在美国长大,肯定很多事情都清楚啊。小暇是转学过来插班的,再加上我们英文本来就不好,肯定走的程序也是不一样的。”吴妈妈还想往下说,一想到好不容易两人通了电话,别再像上次似的闹得不欢而散,于是换了个话题说,“这事儿就不提了,到时候我让她爸先去学校跑一趟,然后再看看怎么办吧。哦,对了,小单。我打算这两天带小暇去旧金山玩几天,学校这事落实不下来孩子心情也不好。我就跟你说一声,我怕回头电话打不通你联系不到我们。”


一听吴暇母女刚来美国就想去旅游,单阿姨顿时又急了。其实连她自己也说不清到底这样的情绪从何而来。只是当她一想到自己至今都没去过旧金山,可何姐她们刚来美国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出去游玩时,心中那股无名火又“噌”的一下蹿了上来。


“旅游?!旅什么游啊?!你们才来几天啊,就想着去旅游?!”


“多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是孩子学习的一种方式,再说我们憋在这儿什么也做不了,也确实没意思。”


“美国就是这样!你们来之前我就在电话里跟你说过了!在美国生活就要忍受孤独、忍受寂寞!这里本来就没有国内热闹,没人天天聚会,也没那么多朋友。我们辛辛苦苦地赚钱生活,不像大陆的人天天公款吃喝!”


“小单,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偏激啊。你从哪儿听来的说国内都是公款吃喝啊?我们都是平常老百姓,周末聚个餐都是花那点工资。还有啊,正是因为在这边没有事情做,所以我才想带小暇出去转转,不然孩子憋坏了早晚得生病的。”


“网上啊,网上都这么写的啊。难道你们出去吃饭都是自己花钱吗?”


对话进行到这儿,吴妈妈已经不想再向自己儿时的伙伴解释什么了。她不明白是小单太久没回国,已经跟国内脱节了,还是网上那些一边倒的言论将小单彻底迷惑了。只见吴妈妈随便找了个借口,匆匆挂断了电话。她静静地坐在那个单人床垫上,无暇顾及汗水早已滴落至脖颈。她只是搞不懂小单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在国外待久的人都会变成这样?无数的疑问困扰着她,吴妈妈不禁开始担心自己的女儿将来会不会也变成这样?不过转念一想,立即打消了这个可怕的念头。小暇这么懂事,再加上有自己陪在她身边,自己的女儿肯定不会变成这样。


吴妈妈算好时差,一直等到国内上午八九点钟才拨通了刚从超市买的打往国内的电话卡。由于数字太长再加上学校的事弄得二人心情过于焦虑。吴妈妈拨了好几次才输对正确的回拨号码。
电话是打给吴爸爸的。在跟吴爸爸说明情况后,吴爸爸说一会儿就去学校找老师帮忙。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学校还没开学,值班老师并不负责这方面工作,所以只能等到九月一号开学后才能开始处理此事。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原本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吴暇母女也彻底泄气了。由于美国学校是八月底就开学,比国内整整提早了一个星期。如果等到九月一号才能找学校要来初三的成绩,那等吴暇她们拿到成绩单时估计美国学校已经开学至少一个星期了。


“妈,你说单阿姨是不是故意整咱们啊?怎么这么点事儿她都问不清楚。真不是我说她,如果是欢欢想到北京上学,你肯定各种学校到处对比了。”


“哎,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你单阿姨这么多年都自己一个人过,可能待人接物这方面也确实有点欠缺。你就别怪她了,一会儿咱们跟孙先生去买票,出去玩几天就好了。”


话说到这儿,母女二人的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谁呀?”


“是我。”外面传来孙先生的声音。


一听是孙先生,吴妈妈立即把门打开。


“小何啊,不好意思呀,我忘记人家旅行社五点钟就关门了。要不明天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先替你问问有什么行程吧?”


“好啊孙先生,那就麻烦您了。”


“不麻烦的,都是中国人嘛。出门在外,帮一帮是应该的。”


孙先生此话一出,吴暇母女顿时倍感欣慰。身在异国他乡,能感受到台湾同胞如此真心的关怀与帮助,可以说是母女二人赴美以来最大的收获了。


第二天上午在孙先生的帮助下,母女二人在旅行社报了旧金山三日游的旅行团。出发日期是周六上午九点,吴妈妈回家后便将时间告知了小单。明知二人没车,小单却问了句:“用我送吗?”


吴妈妈心里自然是希望小单能来送的,可是考虑到出发当天是周末,小单可以睡个懒觉,于是吴妈妈说: “不用了,我们走到集合地点就行了。你周末睡个懒觉吧。”


小单没有推辞,说了句: “那好吧。”过了两秒又补充道,“你们三天后回来时应该也快晚上了,到时候我下班顺道接你们回来吧。”


“好,就这样吧。”


很快就到周六了,吴暇母女早早地起了床。当她们把行李箱搬到门外时,正巧和晨练回来的孙先生打了个照面。


“咦?你们怎么走这么早啊?开车十分钟就到了。”孙先生疑惑地问道。


“哦,是这样。我们走路过去,怕一会儿晚了。”


“走路去?你朋友不送你们啊?”


“不用她送了,我们走过去就好了。”


“哎,走路至少要走两三站地啊。你们知道在哪里集合吗?”


“大概方向知道,具体不知道,到了再找人问吧。”


孙先生不放心母女二人独自前去,怕她们走错路,坚持要陪她们走到集合地。在孙先生的带领下,母女二人拖着行李箱就出发了。一路上三人有说有笑,完全没被炙热的太阳干扰。


走到路口处等红灯时,孙先生特意告知吴暇母女应该如何在美国过马路。在洛杉矶几乎看不到斑马线,行人在过马路时一定要看行人指示灯而并非参照红绿灯。就这样又过了几个路口,三人终于到达目的地了。


大巴车还没来,看来他们是提早到了。吴暇母女谢过孙先生,看着他独自远去的背影心中充满感激。



如何省去托福考试直升美国大学?移民和留学有何区别?怎样在美国买卖房屋?留学生在美国能否合法打工?以上内容来自清华社《留美不美》。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留美不美
作者姜丹迪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5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客户体验管理——体验经济时代客户管理的新规则

郭红丽、袁道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4

高中学霸:好成绩是怎样炼成的

丁雪莹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8

怎样到美国留学?——兼评美国教育

何学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5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尼.奥斯特特洛夫斯基[前苏联]
中国连环画出版社[2006] ¥4

种星星的孩子

陈巧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8

合伙人+股权激励:有效激励而不失控制权是怎样实现的

郑指梁、吕永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7

初中学霸:好成绩是怎样炼成的

高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