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房子和高收入,我们也要生二胎

2019-03-28作者:李桂杰、廖苇芳编辑:书问阅读

小朱是一位80后,也是独生女,目前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的两个儿子,一个三岁半,一个一岁整。她来自大连,先生来自河南农村,两个人大学毕业后都留在北京工作,户口都在北京, 都是单位的集体户口。尽管在北京工作生活了十三年,他们却一直没有买房子。尽管搬过几次家,但他们依然觉得幸福满满。尽管都在职场打拼,她和先生还是选择生二胎。小朱说,作为一个独生子女,她从来没有体验过一家四口在一起是一种什么感觉, 从小就是一家三口过日子,童年的时候爸爸妈妈就是自己的伙伴,她总喜欢和爸爸妈妈腻在一起。


小朱在我眼中一直是战斗力特别强的姑娘,累不垮,压不塌,似乎多少困难摆在眼前都能克服。每次见到她,她总是一副干练、轻盈的样子,语速快,动作麻利,待人热情。直到那天晚 上,我无意间看到了她的一条微信:老人、孩子、工作、喂奶、 生活、事业,各种事纠结在一起,如何取舍?谁来分担?情绪低落,忽然,想放弃点儿什么,我是娃妈我怕谁? 一一才发现,这个小女子,年纪轻轻当了两个娃的妈妈,还在职场上拼杀,肯定有诸多不如意,生活中有一堆线头要整理,孰轻孰重,又该何去何从?于是,我约了她。


那天,我们聊天的地方在她单位附近的一家中餐馆,中午她的休息时间有两个小时,我又早到了一个小时,她把时间都给了我。餐馆人多嘈杂,她的声音却充满了力量,在我耳边一下子压 过了所有的嘈杂声。


主人公自述


二宝来的那一年我刚刚辞职。


孩子选择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不一定会和你商量日子。我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是我刚刚辞去一份工作了十年之久的工作,入职新单位刚刚两个月,工作铺天盖地而来,新的环境,新的同 事,新的工作内容。那其实是一个忙乱的早晨,前一天刚刚熬夜加班到夜里两点,早上起床的时候觉得头有点晕,肚子有点恶心,还以为是自己工作太累造成的,后来到医院一检査,才发现大姨妈已经错过多日,原来是“小宝贝”来了。


我想过要二胎,但没有想过这么快。


我和我先生都是80后,他是河南的,家里还有姐姐和妹妹,我是独生女,我们符合国家“单独二胎”的政策,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我先生在一家大报社工作,是一个版面的负责人,我原来也在一家报社工作,这几年,纸媒闹着转型,我被安排到报社的网站当编辑。我们网站的名字听起来很响亮,其实一共就4个正式的工作人员,我名片上的头衔是“总编辑助理、编辑部主任”,听着挺吓人,但其实就是一个光杆司令,什么都要自己干,整天坐在办公室里,面对唯一的领导,工作内容无非是坐在电脑面前粘粘贴贴,根本没有什么活动策划,没有挑战性,也没有什么生命活力,更没有什么趣味性。每天从家到单位来来回回,觉得生命就是一个无谓的重复。更重要的是,薪水还少得可怜,一个工作了十年的老员工,工资条上的工资才3000多块钱, 这些说出来,能吓您一跳,但事实就是如此。我得承认,当初来这家报社工作,很大的原因是报社能解决北京户口,很多人拿到户口就跳槽走了,我在这个地方已经勤勤恳恳地奉献了十年最好的青春韶华,目前的薪水别说买房,就是养活一个孩子都难,但是辞职的决心我一直没有下。


那一年,我33岁了,其实也不小了。生老大的时候,我得过子宫肌瘤,剖宫产的时候,顺便把瘤子也取出来了,此后身体一直很好,也没有什么异样。辞职前的某一天,我忽然觉得小腹有 点疼痛,就是生孩子的伤疤处,难道是子宫肌瘤又复发了?越想我越心急,越想我越觉得害怕。后来和单位请假到医院去拍片子,医生听说了我的来意之后就笑了,她说:“没听说过子宮肌瘤还有复发的! ”不过,我坚持要拍片子,片子出来了,一切正常,我忽然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心理出了问题。一份没有挑战性的平凡工作,外加没有固定的居所,还有两个人没有能力和精力带孩子的现状,这些平静生活背后的焦虑无时无刻不在呑噬着我,让我心里不安,让我面对未来很难迈出那关键的一步。


从医院出来,我忽然觉得到了该了断的时候了。我给了自己一个期限。2014年12月31日,做好手头的最后一份工作,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我对领导说:“我要辞职。”


二宝到来的前两周我还在疯狂加班


我是清华大学毕业的,从小就是尖子生,觉得自己学习能力很强,也有拼搏精神,离开那家报社之后,我加入了师兄的创业型公司,带领几个新人一起开拓市场。这份工作我干得风生水 起,从体制内出来后才发现,原来一份有挑战性的工作,才能激发出你的全部斗志。我像打了鸡血一样加班;我改文案,一个字一个字抠,能弄到夜里两点;我见客户,把项目掰开揉碎给客户分析,完全放下了清华高材生的姿态,把自己放低、放低、再放低。


我们公司运作的很多项目是执行政府的项目,因此,要与公务员有很多对接和服务。有时候,一个项目本来执行得十有八九了,对方突然又来了一个指令,比如要求接下来的发布会要请某位重要领导或者项目书里面要增加一块儿什么内容。而有时候,时间非常紧张,几乎是难以落实。对此,我们只能满脸笑容地应承下来,基本上没有讨价还价的可能,只能克服困难,保质保量地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


突然,也有了一点成就感。工资增加的速度远比体制内来得快,工作的劳累程度也是我以前没有想到的。体制内的老公一如既往过着老人般的生活,早上四五点就醒来,公园散步,从容不 迫地吃早餐,九十点再去单位上班,中午小睡一个午觉,晚上九点多就上床休息。从作息的时间上看,我们几乎来自两个星球。


好在我不是因为怀孕了才辞职,而是新工作开始两个月后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其实,按照一般的道理说,刚到一家单位,立足未稳,就要怀孕生孩子,对于单位来说是坏事,但对于我自己 来说,几乎一秒钟都没有犹豫,孩子既然自己选择来,我为什么要放弃它?我和公司领导说了这个情况,但工作还要继续,工作强度一点也没有因为我的怀孕而降低,该加班加班,该熬夜熬夜,该吃盒饭吃盒饭,该吼的时候吼。还记得,我挺着大肚子,还有两周到预产期的时候还在疯狂加班,一点没有如临大敌的感觉,女人似乎生来就是铁打的。现在可以对外公布,我就是女汉子阵营里的排头兵。


职业女性,想要二胎,就必须付出代价,生孩子不能削弱自己的职场斗志。


还有我先生,我辞职换工作之后,他也想像我一样从体制内辞职,去追随自己喜欢的一位领导创业,被我按住了。在纸媒的圈养生活已经削弱了他在职场的战斗力,比如,难以放下媒体人 高高在上的姿态,更不要说给领导开车门、提鞋,鞍前马后陪着参加各种应酬酒会,还有就是在领导面前要学会阿谀奉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很难。先生本本分分,虽然很有思想和才华,但是纸媒的日子太舒服了,一周拼两次版面,平时想去就去,不去就在家待着,在我看来几乎已经丧失了野外生存能力。 我可以冲在生活的一线,但是我内心希望他能相对安静,并保持自己的一份精神独立和生活上的自由,这些东西在我看来,是生活需要的安静底色,是一切幸福的根本。


对于我再次怀孕,先生特别高兴。在河南农村老家,几乎家家都是两个孩子以上,有些家庭为了生男孩有四个孩子。我先生最希望我二胎生的是一个女儿,这样他就儿女双全了,肯定会特 别幸福。


二宝出生也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2015年4月的一个清晨,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羊水破了,没有宫缩就破水,据说很危险,被称为羊水早破。老公立刻开车把我送到医院,医生给我用上了催产素,肚子的疼痛开始一阵阵袭来。因为是生二胎,这种疼痛是我所熟悉的。只是由于羊水早破,阵痛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必须得说说生孩子的事儿。在我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医生在给我做B超时就发现,我子宫里有一个肌瘤,医生说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它和子宫里的胎儿一起成长,最后有可能被挤压破了,就会出现危险;一种是随着怀孕时间的增加,肌瘤没有什么发展,最后生孩子的时候就可以一起拿出来。我觉得是大宝保佑了我,生孩子的时候,因为要顺带摘除子宮肌瘤,我进行了剖宫产,剖的时候因为有麻醉针的作用,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孩子 一下子就拿出来了,一起取出来的还有先前检査出来的肌瘤。医生告诉我,肌瘤不但没有长大,还缩小了,取出来之后,我的子宫状况良好,一点也不用担心。


哇,多么神,可见是孩子保佑了我,让我也获得了新生。我感谢儿子,感谢他赐予我神奇的力量。


因为做了剖宫产,我经历了催奶的过程,孩子一吸奶,子宫就收缩,伤口也疼得很厉害。这些都没有关系,有了孩子,你就会发现一个母亲的生命本能有多强大。一夜之间我就觉得自己长 大了,不再是父母怀中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小姐了,而是一个成熟自信、处处替孩子考虑的母亲,为了孩子,只能豁出一切。


生完孩子之后,有一段时间我觉得心里空空荡荡的,突然有一种失落感。不过,一切都很安稳,生孩子没有想象中的可怕,也没有想象中的鸡飞狗跳。一切我都应付过来了。


婆婆因为在家里帮着大姑子带孩子,一直没有来北京照顾我们一家。对此,我也没有苛求什么,我觉得孩子姥姥来照顾我坐月子可能会更方便。


因为老大是剖宮产,医生说,老二也只能剖宫产,否则用力的时候,有可能把第一次剖宮产造成的伤痕胀破,出现比较大的危险。尽管为了孩子的健康,我很想自己生,但医生这样说,我 也只能选择剖宫产,肚子上又来了一刀。有趣的是:老大体质比较弱,吸奶的时候特别轻,吸不出来就不吃了;可是老二吸奶的感觉却不同,他特别用力,感觉很猛,吸奶吸得像只狼崽子。有了带老大的经验,二宝从出生到后期的养护都顺利得多。


二宝来了促使我们更紧密地成为一家人


有了孩子,在享受亲情的同时,各种挑战也接踵而来。比如房子,我们虽然在北京打拼了十多年,但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及时买房子,手头攒的钱都被老公拿去炒股了,结果到股市里都有去 无回。好在我是那种心宽的女人,觉得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没有房子也无所谓。但眼下的问题就来了,孩子上小学,虽然有北京市的集体户口,但别人要求单位出具工作证明,否则不能划片入学,可是我已经辞职了。这不公平,因为这明摆着是逼着我们去疏通关系,找人开假证!真希望有人能写篇文章好好呼吁呼吁, 这种开证明的制度必须得改。


老大出生后还有一劫,就是他几个月的时候,肛门周边不知为何出现了溃烂,还化脓了,经常红肿、疼痛。看着孩子的样子,我心如刀割,恨不能替他承受那种苦难。最可怜的是,孩子还小,不会表达,自己难受也说不出来。孩子身体不好,就需要父母特别关注,比如每次拉完大便之后都要对臀部和肛门进行全面清洗、消毒,出脓的时候还要通过手指按压把脓挤出来,这种力度完全需要父母去控制,挤压浅了脓水排不干净,力度大了孩子会疼,创面还会出血。这些事情特别繁琐,孩子有时哭闹不配合,大人的动作更要轻柔和仔细,还得随时安慰孩子,以免孩子蹬踹,把东西弄翻,引发更多污染。


孩子的病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他的身体一直也显得比较虚弱。我先生也有工作,找保姆又不放心,关键时刻,只能把妈妈从大连请来帮忙。老父亲在大连住惯了,不愿意来北京,所以 只能狠心把他一个人丢在家中,母亲为了我们可以说是奉献了全部。家里租住的地方不宽敞,母亲也没有抱怨。有父母真好, 也许等他们老了,我要回大连去,与他们生活在一起,好好照顾他们,毕竟我是独生子女。老大的病愣是把妈妈锻炼成了一级护工。医生说,这病如果护理不好,就容易发展为肛瘘,影响孩子一生,想想都后怕。在母亲的精心照顾下,孩子一岁半居然康复了,而且一切发育正常,母亲也累瘦了一圈。


但母亲的问题还是来了。在北京待的时间长了,与父亲分离的时间长了,与她的广场舞伙伴分别的时间长了,她闹着要回大连。无奈中,我们只能把孩子交给她带走,孩子从一岁半离开了我们,从北京到大连去生活。儿子很快喜欢上了大连,与母亲居住的小区里的孩子打成一片,大连空气好,儿子经常在户外活动,也经常去海边散步玩耍,小脸被晒得黑黝黝的,看着就健 康。到了两岁半的时候,他还上了小区的幼儿园。那家幼儿园就在父母住房的楼下,走几步就到了,他和小朋友迅速熟悉起来, 也喜欢上了那里的一切。


说来觉得有些对不住老大,他三岁多一点,弟弟出生了,我们又下决心把他和母亲一起接到北京。儿子懵懵懂懂的,以为很快就能回大连,回到他的幼儿园,不想这次别离是一次漫长的告 别,他不再回去上幼儿园了,因为,我们一家四口要在一起。


生了二宝之后,我新租了一个大一些的房子,一家人在一起,再艰难,也要有彼此的空间,这样母亲来了也相对舒服一些。好在那是一个朋友的房子,房租减免了不少。现在,老二因为要喂奶和我睡,老大和姥姥睡,我先生睡沙发。不过,最近我渐渐发现了一些问题,老大每天入睡前总要和姥姥纠缠半天,找各种理由不睡觉,你对他越吼他越要在床上跳。我最近要做出调 整,晚上也尽可能陪陪老大,抱抱老大,在他睡前讲讲故事,也许是他需要妈妈了。同时养活两个男孩的母亲,一定是超人。


不管怎样,二宝来了,他促使我们改变生活状态,促使我们更紧密地成为一家人。


以上内容来自清华社《我要生二胎:当代二胎家庭访谈实录》,本书分三部分:第一部分采取新闻的笔法,作者经过认真细致的采访,用心倾听,复原了二胎家庭在面对生二胎这个问题时的心理和精神状态,准确地呈现出每个主人公的心路历程、每个家庭的抉择瞬间。第二部分通过采访专家来讨论关于生二胎、二胎来了亲子关系所面临的挑战。第三部分对已准备生二胎的家庭提供了十条锦囊妙计,以帮助准二胎家庭做好迎接二胎的准备。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李桂杰、廖苇芳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2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中等收入陷阱:基于经济转型与社会治理的理解

郑之杰,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70

财务没有“潜规则”——读懂财务 把握财富

任小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0

没有什么不可能:乔布斯传

李亚萍,张婧婧著
华文出版社[2012] ¥9

三间树叶房子

吴带生, 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

阳光女生杜小默.长腿的房子:注音版

风念南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2] ¥6

精神也需要理财

陈德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8

《我们——一座城市的十年记录》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1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