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去食堂,跳跳舞

2019-11-25作者:西门媚编辑:书问阅读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好多大学的食堂,看起来外表平凡,由红砖或水泥砌成。但它们都不只是食堂。在特定的时刻,它们会神奇地变身。


每逢周末晚上,略略打扫,收去桌子,把条凳拖到边上,围作一圈。在墙角放上几只大音箱。用几根绳子在门口一拦,就可以卖票了。


食堂摇身一变,成了舞厅。


食堂变身的舞厅,空间高大,但是灯光不好。光线来自几只高瓦数的灯泡。由于空间太大,再亮的白炽灯,也不管用。整个舞场笼罩在一种昏黄的弱光下,空气中还弥散着淡淡的食堂饭菜的特有气味。


好在有巨大的音乐声。一听就脚底发痒,腰间发紧,让你马上进入这是舞池而不是食堂的状态。不只是食堂变身成舞厅,凡是大而平的空间,都能变成舞厅。灯光球场、教工之家,等等等等。


灯光球场,一听名字就知道,胜在光线雪亮。但白色的灯光,造成的氛围也不咋样。而且,露天的球场,冬天太冷,夏天可能遇雨,都很麻烦。


教工之家硬件最好。地面最平整,灯光适宜。甚至装上了舞厅的专用照明。闪烁的,旋转的。但同学们并不太喜欢教工之家。


来教工之家跳舞的,真的不少“教工”。对于学生来说,在这里,遭遇老师总是略感尴尬。我想老师更会如是感觉。遇见自己教的学生,如果是女生,是该请她跳舞呢,还是不请?被男生看见老师和他们一样,大邀女士跳舞,师道尊严似乎也瞬间消失。


而且,“社会上的人”也喜欢到这里跳舞。所谓社会上的人,就是已经工作了的人。不少社会上的人喜欢到学校来跳舞,但他们难以接受食堂舞厅的“低档”,一般都愿意到票价贵一点儿,但显得档次高一点儿的教工之家。


食堂舞厅还是在进步。不多久,就引进了一种专用舞会灯,不知道叫什么,它并不能增强多少照明,但能把白色的衣服照出荧荧紫光。


有的同学发现了这紫光的神奇奥妙,便专穿白衣服去跳舞。别的颜色的衣服,在这种光线下,更显得黯淡。但白衣服的人,在黑压压的人群里面,身披荧光色,就如鹤立鸡群。


我的一位师兄,姓王,已经读硕士了,但因为身高原因,还没交到女朋友。不光没交到女友,矮个男生在舞场上,也非常不占优势。男生请陌生女孩跳舞的时候,女生如果涵养不好,就会抬起眼皮,把对方从上到下打量一番,如果看不上对方的样子,有时会话都懒得说,只摇摇头,甚至加一个白眼。


这位王师兄非常喜欢跳舞。发现紫光的妙用之后,他开始穿白色。一身白色的西装。


这白西装在舞池里太耀眼了。不管三步四步还是迪斯科,舞池里就看见他一个人灵动的身姿。


我知道,王师兄是苦练过舞技的。其实他在音乐和舞蹈方面,完全算不得有天赋,但架不住勤奋。


在食堂舞会上,能从一个人的表现,轻松分辨出他的年级。


在大门旁边,站立不动,伸着脖子,望一晚上的,多半是大一新生。


大一男生到了下半学期,站累了,就会和另一个男生,尝试着跳舞。会跳又无私的那个,往往跳女步,新学的跳男步。几场下来,就可以战战兢兢地去请女生了。


请女生跳舞,当然要紧的是高帅,没有这些,有气质风度,谈吐佳,也可弥补,再不行,舞技好,也是一个亮点。


王师兄的舞技就是这样一步步提升起来的,就像游戏里的打怪升级。


当然,舞技好,要出场以后才见分晓。你已经在场上跳了几轮,让别人领略了你的不凡,才可以比较容易地,说服女生跟你跳舞。


讲到这里,你就明白了,王师兄的白西装有多重要。他向全场的人展示了舞姿,而且让他们过目不忘。


刚入校的女生也差不多经历这样一个过程。当然,学习的过程还是比男生要容易很多。


一开始都眼巴巴地,站在舞池边上,内心忐忑,嘴上却说:“我不喜欢跳舞,我就喜欢看看。”


但女生彼此都知道,周末晚饭后,在寝室借裙子,借口红是为了什么。


女生学舞容易多了,站在边上,男生邀请,你说不会,那男生就自会应对:“我教你!”那时候,一年级的学生多数都会陷入舞会痴迷症。不单是在自己学校跳,还要去别的学校跳。理工科大学的男生专到综合类大学跳。综合类大学的女生喜欢到理工科大学跳。


其实硬件都差不多。舞厅都是各个学校的食堂。不同的只是异性比例。


跳舞,是青年学生接触异性的一个重要途径,但据我所知,没几人会在舞会交上朋友。舞跳得再高兴,女生们仍心怀戒备,不肯说出真话,连名字和班级都不愿告诉对方,对方要约出去,散个步,喝个咖啡啥的,基本没可能。


学生跳舞大都很文明,但学校还是担心。


有的学校还会出动校工老头,拿一只大电筒背在身后,在舞会里逡巡,一旦发现男女生距离太近,马上打开手电筒对准他们,喝道:“分开!分开!”


一直到真正谈起了恋爱,才能治愈周末食堂舞会痴迷症。


1998年,我们都已经工作好几年了。一次周末,和王师兄等人吃饭聊天,谈到了大学时的舞会,谈得兴起,大家就相约回了校园,以前常去的那个“食堂舞会”居然还在办。买了一块钱的门票进去,呃,这价格翻倍了。但混入学生堆里,大家看起来也还差不多。


王师兄现在没穿那标志性的白西装,情况似乎不妙。


好在是几个朋友一起来的,王师兄请不动女生的时候,我们有三个师妹可以顶替。一切都让人觉得怀旧、有趣。


只是跳一会儿,王师兄就提出离开。出来之后,他说,跳着跳着,就踩到了一坨又软又黏的东西,黏在皮鞋底,清除不掉。他想了半天,那肯定是食堂掉下的一块肥肉。这让他再也进不了跳舞的氛围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西门媚
出版天津人民出版社
定价5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多多看世界系列》之《多多去小岛》

纸飞机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8] ¥10

证据去哪儿了:法医解剖刀下的真相

王朕乂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跟爷爷去打猎

杨永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带着儿子去旅行

高铭远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0

跟爷爷去打猎

杨永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4

此去经年,我的意大利之旅

汪雅洁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7

到城里去

韩忠良, 主编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5

阳光女生杜小默.爸爸去哪儿:注音版

陈心昭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2] ¥6

人民币“走出去”的货币替代理论与战略

石建勋, 叶亚飞,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1

中华文化走出去战略

曲慧敏,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